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真實經歷"、"聽說"的可以用此分類且註明在文章開頭 ※若有兒少不宜內文,請在文章開頭註明並做防雷頁 ※本板不提供問事服務,敘述完請不要順便問事 ※若不希望文章被轉到其他板去,請在內文中加註。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前言] 各位安安,又到了本月份「日本恐怖實話」的時間。 本次故事的入手途徑並非是怪談師,而是自己於2019年從日本客人那聽來的。 文中所出現的地名以及人名,皆是虛構;而文章內容為方便閱讀增添修飾語句讓劇情流暢 如有雷同,應該只是巧合。 另外,文章內容雖然有許多值得考察的地方,卻因為筆者11/11要準備帶團的緣故,再請 閱讀的版友有興趣的話可以先試著猜想一下,待11/21號之後筆者工作站告一段落,會再 於文內補充自己的推論。 ◎ 本篇文章分兩個段落: 1.故事本文 2. 宣傳 3.個人推論 & 考察 (11/21後補充) ============================================================================== 1.故事本文 記得當時正帶著一位名字奇特,喚作「七五三掛 康夫」的50歲後半的男性和其家人和及孫 子逛淡水老街,但他參加我們公司的行程也好幾次了,感覺說是來玩,個人感覺倒比較像 是散心。 大概陪他逛了一圈之後打算讓其自由活動時,七五三掛先生問我是否有可以坐下休息的地 方,於是便將他帶到就近的輕食店點了些飲料,坐定後他隨即遣子女讓他們帶孫子去晃晃 順便買些伴手禮,接著便與我閒話家常起來。 「您很常來台灣玩嗎?」 「是阿,基本上一年一次呢。東西便宜,食物又好吃,人們又熱情…」 「聽到您這麼說,真是令人感到非常開心」 「但也有不討喜的地方啦~」 「例如交通混雜之類的嗎?」 「不,是鐵窗。」 「喔~那個啊,那個主要是以前用來防範小偷…」 「我知道,我知道。單純是因為那種鐵窗以日本人來說本來就觀感不好而已,沒有別的意 思。」 正當我怎麼思索將台灣鐵窗的歷史講的淺顯易懂的時候,老先生這麼說道: 「您知道座敷牢嗎?」 「啊,知道的。」 「齁…連這種事情都知道啊,真不愧是導遊」 「您是想說,台灣的鐵窗很像座敷牢嗎?」 「直條的那種還好,但是隔窗的真的是很像呢。」 「那障子之類的…?」 「沒錯,所以很久以前我就不住和式建築了。」 聽到這裡,我沉思了一下,厚顏無恥的問道 「不好意思實在是很冒昧,因為您提到了座敷牢以及和式建築,讓我不得不像您請教原委 …」 「我們離集合時間還有多久呢?」 「大概兩小時。」 「那麼我說個故事給你聽,當作打發時間吧。」 ------------------------------------------------------------------------------ 七五三掛康夫先生(以下簡稱康夫)以前住在日本東北地區的某個村子裡面,村子本身的人 家以現在來看並不多,可在以前來說似乎規模並不算小。在康夫的記憶中,小時候除了幫忙 一些農活之外,最喜歡與三五好友到附近的山裡探險,又或者是到河邊抓抓魚蝦。 雖然和記憶中的樸素相比,都市化的發展讓其感受到不小的衝擊,但要說最讓他印象深刻 的,倒也不是什麼智慧型手機或是3D的廣告牆,而是他小時候村裡似乎迄今不變的習俗。 這習俗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委,只知道每戶人家會需要輪流搬到某戶獨棟的和式建築中 住滿六年,之後要搬回原宅讓下一戶人家入居,且基本上村里的人每戶人家都需要輪到, 而這六年中入住者的原宅邸則會由全村人輪流值勤打掃。 其實仔細想想村子的規模,說真的要輪到可以住進去的機會還不是什麼簡單的事,也因為 這樣,小孩子們之間都會很羨慕那住進那棟宅邸的人家。 之所以會產生「羨慕」這種感情的最大因素,主要是該棟住宅從外觀上來看雖有點年代感 ,可佔地大小卻堪稱豪邸。住宅的維護費用是納入村中預算,每幾年都會由村裡神社的神 主和村長共同請外村的木工定時整修,這樣的大工程在村裡人的眼中,就算沒住進去都能 知道基本上就是跟新厝一樣的豪宅,且可能是因為大家必須都共用,據說每次整修後裡面 的設備都會換成全村裡的最新型。 哪怕如此,康夫似乎感覺到每戶人家前不管住進去前後,表情都不這麼樂意。 記得剛上國中時他還皮皮地問家人說為何一定要這麼做,家人也只回答說是村裡從很久以 前就流傳下來喚作「御当家(O TOU YA)」的傳統,然後很明顯地這話題就被帶過去了。幸 運的是,當他問完這問題沒多久,剛好就輪到他們七五三掛家得住進去。 在準備入住時康夫還仔細端倪了一下,要說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邁入該棟住宅後大門往玄 關步道左側的枯山水。 枯山水簡單來說,就是以砂和石頭來抽象表現水及土地的相對關係的一種日式庭園手法, 其中植被類(樹木、草地等綠色植栽植物)的使用表現更是比起砂、石來說較少。可該棟宅 邸的枯山水正中央,卻突兀地豎立的一根枯木。 七五三掛家的長輩們看到這副造景都因為一時間無法反應而停下手邊的工作,只不過很快 的又回復了搬家作業,入住的當天晚上生活必需品就遷入的七七八八。翌日早晨,神主和 村長便相繼來拜訪,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和介紹環境後,趕在入夜前早早地回去了。 唯一一句話讓康夫在意的,就是神主與村長重複地提到了 「不要去查看任何你不知道的聲音…」 當康夫提出疑問時,兩位像是統一口供似的回道 「畢竟我們這種鄉下地方會有野生動物跑到民宅內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而醫療資源沒 有大城市充足的我們,若是驚動了一些攻擊性的野生動物而受傷不是反而很危險嗎?」 「原來如此。」 雖然心中存疑,但老實說前後文也不是說不通,且比起糾結這些無聊的事情,倒是宅邸的 大小和一些內部裝潢更吸引七五三掛家的眼球。 宅邸的內部是非常傳統的和式建築,尤其進入玄關後的板床寬度就已讓康夫家人膛目結舌 。在通過旁邊的走廊後更是發現許多隔間的坪數比想像中的大,最後來到廚房甚至發現用 餐桌和廚房料理間居然分成兩塊地方,料理台旁邊的通行門打開甚至還有內庭院,內庭院 正中央延伸出一條步道通往看起來似乎剛整修不久的和式倉庫,而在快接近倉庫前有個小 小的鳥居。 光是簡單形容就可以想像那規模簡直堪比觀光地的武家屋敷。 照理說,當大家漸漸習慣了房間的格局配置,應該要開始慢慢享受這樣豪華的環境,可過 了一段日子卻依然不見家裡那說不出的緊張氣氛緩和。 更詭異地是入住的期間那些平時愛不打一聲招呼就來來家裡串門的大人都沒再出現,每天 晚上還會有許多奇奇怪怪的聲音。可礙於那句『不要去查看』,所以那旺盛的好奇心也只 能就此作罷。最多就是隱隱覺得 「明明是這麼好的房子,到底為什麼大人們感覺都避之唯恐不及?」 縱然在生活上沒有任何障礙,偶爾竄出地好奇心還是讓他有意無意的去找那些以前住過該 棟宅邸的人,想藉此探聽看看是否有什麼值得讓康夫釋懷的消息,可惜一直到高中為止都 是一無所獲。 高二那一年的某日,康夫的媽媽帶著他去隔壁鎮上去採買,結果偶遇了媽媽很久不見的朋 友B子阿姨,於是兩人就在B子阿姨家待到了將近深夜,最後因為媽媽喝醉,所以B子阿姨 便開車載康夫和媽媽回去。 「都醉成這樣了,就在我們家住下來不是很好嗎?」 「哎呀,村里不成文的規定嘛…再晚一定都得回那個家。」 「哇,那真的是很累人欸,不就入住的期間都不能出遠門玩了。」 「是阿…之前那個A阿,也是我們村裡的,輪到他的時候只不過在外面住了一晚,然後隔 天就出事了呢…」 「真討厭,虧你們有辦法在那樣的房子裡面住呢。」 康夫那時的記憶差不多只到這裡,可這對話的內容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所以當他隔天問起媽媽關於這段對話的內容時,只見媽媽一臉疑惑說道: 「A?那是誰?」 「就是之前也有住過這棟房子的妳提過的那位阿,上次我們去B子阿姨家回程的時候妳說 的。」 「不可能,村里根本沒有A這戶人家阿。」 雖然覺得這段對話有違和感,康夫卻怎麼樣也說不上來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唯一的線索 就這樣不了了之。 真正讓康夫確信一定有什麼貓膩的契機,則是某天早上他對著家人提問了關於每天晚上家 裡面那些異常的聲音。 說是異常,其實還是有一定的規律。 一旦入夜後到凌晨2點多,就會開始聽到「喀咚、喀咚、喀咚」,似乎是某根橫樑或是整 面紙門因為晃動而造成碰撞聲,在一樓的和室大廳裡不斷繚繞,持續一段時間則會接著傳 來一些類似笛子的長音 「嘶~」的很長一聲後,枯山水庭院便無縫接軌地傳來「沙、沙、沙」,這種不用看就可 以猜到是有風吹撫著葉子而產生的摩擦聲,再循環一陣子後宅邸又回歸於平靜。一般來說 ,這樣的異音在都會裡都顯地異常擾人,何況鄉下那種入夜就安靜到要命的環境,更是變 得格外響亮。 有趣的是,對於已經忍了五年多的康夫所提出的疑問,家人的反應卻是 「你說什麼聲音?」 「葉子的摩擦聲…?」 「會不會是你做夢?」 康夫這才第一次知道自己家人的演技居然可以好成這樣。 自己話音剛落爸爸便嘴裡滲出了一些剛喝入口的熱茶;媽媽手中的盤子顯而易見地輕晃了 一下差點摔破;最可笑地是平常早餐吃很久的爺爺居然反常地說自己吃飽了就徑直走回房 間,哪怕是如此居然每個人的表情還是若無其事地、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看到家人這樣公 然敷衍自己,正值反抗期的康夫隔日便在學校忿忿地對高中的死黨「平阪君」抱怨起來。 平阪君是同村出身,頭腦異常的好,對於什麼事情都喜歡追根究底,加上對於未知事物的 探究心讓他在康夫心中的形象異常的巨大。現在他臉上的表情,則是對目前康夫住的這戶 宅邸表現出異常地興趣。 畢竟,平阪君從家人口中聽到關於那宅邸的情報,就如同康夫家人一開始所說的『只是單 純村裡傳統習俗』的說法一模一樣。所以聽完康夫抱怨完後,他表現出激動的情緒也是無 可厚非,且令康夫驚訝的是他更是直接回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話 「你說的聲音,我壓根就沒聽過。」 「什麼意思?」 「你也知道我半夜有時候睡不著會溜出去亂晃對吧?你現在住的房子我也繞去過好多次, 可是礙於廚房有亮光,所以一直都在外圍,有一次放假甚至還待到快清晨才回家。」 「什麼鬼,那家裡的聲音搞不好就是你弄出來的阿!」 「你覺得我會蠢到在這種鄉下的深夜發出這麼明顯地噪音嗎?」 「而且你說廚房有亮光…」 「是啊,那個亮光不是電燈的那種,透過餐廳窗戶看還會閃爍,應該是燭光。」 「沒道理啊,之前村長有跟我們說半夜聽到聲音不要起來查看啊…」 「蛤?那啥規矩?我第一次聽到有人管這麼寬。」 「嗯?你沒聽說過嗎?」 「沒聽說有這種事啊,倒不如說半夜有聲音才更應該要起來查看吧。」 當康夫把當時的神主和村長講的那些理由說給平阪君時,他只是用鼻子輕輕地冷笑了一聲 「這麼瞎的理由你也信,你當村子的農田小路附近的簡易電網和溝渠那類的陷阱是弄來玩 的是不是?」 當次的對話就在這種毫無結論的情況下結束了,可並不代表他們兩人把這事就輕輕放下。 在高二的最後一學期,兩人除了應付學校的考試之外,也利用假日一起往返於較大的鎮上 去尋找村裡的史料,可惜在翻找大量資源似乎也找不出什麼端倪。某日,平阪君似乎獨自 到縣外的圖書館調查時遇到以前搬走的小學同學,回到村裡後,他便迫不及待的找上了康 夫說道 「喂,還記得之前搬走的C君嗎?就那個愛吃寶貝之星拉麵的。」 「喔~記得阿,你遇到他了?」 「是阿,他們家就是在你們家入住前的前一戶。」 「欸?怎麼他都沒說?」 「因為村裡的長輩說關於那棟家宅的情報不能給小孩子知道,但是C君那時候不是很愛現 嗎?家人怕他說溜嘴,於是直接搬走了。」 「那這樣你遇到他,他不就都跟你說了?」 「沒錯!」 從C君口中得知得詳細情形,其實與康夫遇到的並無太大的區別。不過或許C君本來家族人 數偏少,所以偶爾能聽到長輩們小聲地談論關於宅邸較詳細的過去歷史。接著平阪便統合 了這些日子他們入手和C君口中關於該宅邸的唯三情報,即: 1.屋齡不詳 → 只隱約猜測可能江戶末期就存在 by C君長輩 2.那時的屋主可能是大商人或武士之類的,且是大家族 → 從格局圖來推斷,例如內院的鳥居可能以前有座供奉稻荷神的祠 以及扣掉客座間、書房、佛間等可睡覺的寢室數量來計算出的結論 3.庭園裡面的那一根枯木應該原先是一口井 → 枯木的放置處與納屋(置物室)、廚房等以前用水較頻繁的地方距離太近 後兩點是平阪君拖康夫大概畫出的平面圖得出的推測,不過討論了半天,『最終還是得實 際進去看』這個結論還是平阪君最大的重點。 康夫想了想,注意事項也沒說不能帶外人回家,於是兩人決定打算再多試著盡量收集齊全 的資料後,在七五三掛家住滿六年的最後一天晚上,康夫協助平阪潛入宅邸看看是否能夠 找出什麼線索。 就這樣等阿等地,好不容易捱到七五三掛家準備離開這家豪邸,大家正興致勃勃的收拾剩 下的行李時,人在廚房料理台邊收拾鍋碗瓢盆的康夫,突然聽到「呼─呼─」的透風聲。 一開始他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便沒有多想自顧自地繼續收拾,但不知怎麼的他眼角撇向了 一旁大型壁櫥的木條邊放置的垃圾袋,發現不但在飄動外,方向性居然是從大型壁櫥裡面 往外吹出。 這倒是引起他的好奇了。 他把附近的門窗都關好後,走了過去將壁櫥門打開便靜靜地站在原地。沒多久,確實傳來 了細細一陣風迎面而來,他想也沒想便模仿起木工開始敲起牆壁,而那從牆後傳來空洞的 聲音讓他一瞬間起了雞皮疙瘩。 「看來是中獎了!」 接著他用拳頭敲了敲想大概知道板牆的厚度,發現意外的不是很薄。於是邊拿了銼刀試著 在牆的右上角開了一條小縫後,更是確信了板牆後面的空間比想像中還要大。 不過探險也就到此為止。 要說為什麼的話,是因為家人剛好過來把封好的紙箱拿走,聽到動靜的康夫也慌張地把壁 櫥門拉上後假裝在忙其他事情。 「反正留著的部分,晚上再來繼續挖就好。」 就在入夜後,宅邸回歸於一片漆黑,待那些奇怪的聲音響起時康夫便摸到了事先探好的側 面圍牆接應平阪君,然後兩人順著外圈繞到內庭後準備走進廚房料理台區。 在進去前,平阪君看著那個鳥居若有所思了起來 「怎麼了?」 「阿…不,沒什麼。」 平阪君對於康夫所說的那面牆後的隱藏房間甚有興趣,但比起那個,他對於整體建築藏著 的一些歷史要素看起來似乎更加敏銳。而當兩人要打開廚房料理台間的時候,才剛開了一 條門縫,從裡邊就透出了搖曳的燭光。 「這時間…有誰在?」 「不…我剛確認過大家都睡了。」 「那就是有人在睡前擺了什麼東西在料理台間一樣,而且…」 「嗯?」 「你們家裡的這些聲音,站在牆外應該都要聽的到才對,剛剛人在外面居然半點聲音都沒 有…」 「真是詭異…」 「最詭異的是你們家居然有辦法就這樣不聞不問住了6年。」 康夫苦笑了一下後,兩人偷雞摸狗的拉開門溜了進去。 不知何時,在料理台間的正中央放了張小桌,上面擺著一隻放完血的兔子和野菜、兩根高 低不等的蠟燭以及一大坨鹽巴。 此時平阪君眼神閃爍了一下,喃喃自語道:「供養…嗎?」,平阪君看了看手中康夫畫給他 的這道豪邸的平面圖,簡單的繞了一圈後回到料理台間,接著說道 「動手吧。」 聽到這三個字的康夫這才跟上平阪的思考,兩人輕輕地拉開壁櫥門後,用事先藏好的銼刀 慢慢地將板牆給拆了下來。拆卸的時候也配合著「喀咚、喀咚、喀咚」的不知名聲音… 不,不如說這「喀咚、喀咚、喀咚」在兩人拆板牆拆到一半的同時就已經發覺 那根本就是這後面傳出來的。 事到如今要退縮也不對,於是兩人加快手速後,在板牆一拉下的瞬間,一陣鐵鏽味隨著冷 風迎面撲了過來,差點將料理台間的燭火給吹熄。定睛一看,是一個剛好可讓一個成年人 彎著腰鑽進去的小階梯,兩人也沒有猶豫,一前一後的順著階梯慢慢地走了下去。 下面是一個寬廣的地下室,兩人拿著手電筒往四周一照,心中只有滿滿地後悔。 地下室整個空間被一整面木條格子的監牢劃分分出來,也就是所謂的座敷牢。 而座敷牢的裡面,從天花板、牆壁到地上,全被貼滿了符咒,且每張符咒上面除了厚厚一 層灰之外,還有不知道被什麼液體灑上去後退色的痕跡,而在最裡面的那面牆上掛著一面 般若的面具。 這時兩人互相看了一下,不知為何都不自覺地開始流起淚來。 「感覺像是…要死之前的情緒?」 「等下等下等下,你怎麼會知道…」 話還沒說完,只看到正前方的座敷牢門 「喀咚!」「喀咚!」「喀咚!」 就這樣憑空整面震了起來,每震一次,四周的空氣就像下降一度一般。 正當兩人被眼前的景象驚得說不出話時,突然被手電筒映照到的那面掛有般若面具的牆面 ,不知從何處飛起一道圓形的黑影,跟著「嘶~」得很長一聲,伴隨著有些液體噴灑上去後 ,那飛落的圓形黑影上帶著兩條白縫,無聲的滾落到座敷牢門前。 兩人連驚叫聲都來不及發出,身體便不由分說地往入口逃去。 康夫跑在平阪君後頭,只見他跌了一個狗吃屎後,不知為何右腳蹬了幾下,直接連滾帶爬 的鑽出壁櫥板牆的缺口。 他慌張的跟在後頭,突然後頭的那聲「嘶~」就像被牽引一樣快速地向康夫的背後靠近, 他當然也沒有作死的回頭,只是拚死的想辦法與平阪的後背拉近距離。 短短爬上一個階梯和穿過一扇暗門,恍如過了30分鐘,當呼吸到庭院的空氣時,康夫才想 起怎麼寫「害怕」兩個字。可此時,他看到平阪靠著內庭院往左側枯山水庭院拐角的牆, 側臉上寫的害怕明顯比康夫還要多。 幾進放鬆狀態的康夫半爬著跟了過去,正打算調侃平阪時,只聽見從枯山水庭院裡傳來了 「沙、沙、沙」的聲音。他轉頭一看,原來是那根正中央的垂柳正隨著晚風飄動… 等下…垂柳?…哪來的垂柳? 他順著平阪君的視線追去,發現原先在枯山水中間的那棵枯木上 早已掛滿了垂下的人頭,其垂下的長髮乍看之下確實如垂柳一般 接著,兩人身後那扇暗門的深處又傳來了 「喀咚!」「喀咚!」「喀咚!」 供桌上的生兔肉居然被一張嘴叼著消失在黑暗之後, 隨著「嘶~」的聲音在兩人耳邊響起,意識也跟著隨即消散。 等到兩人睜眼時已是正中午,神主和村長與七五三掛一家以及平阪君的家人已聚集在宅邸 的大廳間裡。當然,擅自破壞宅邸和打破規則等等,兩人心想應該也少不了一頓責罵。 意外的是,就在各自被領到家人跟前,家人們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由神主和村長面對著已 經封上壁櫥板牆,主持了一次儀式,並同時幫兩人驅邪以後,很嚴肅地叮囑康夫和平阪兩 人昨晚的事情切勿張揚,這件事情便草草落下帷幕。 那日之後,七五三掛家搬了出去,爾後跟著平阪家住了進來。搬出去的七五三掛家很快地 因為順應著康夫考上外縣市的大學也跟著搬離了該村,平阪家雖然搬進了豪邸,但平阪君 幸運地考上另一所名校,所以最終人也沒住在那棟豪邸裡。 雖然兩人很算蠻常見面,卻很有默契地都不再提起此事。 兩年後的成人式,平阪君可能趁著酒意罕見地與康夫抱怨了這麼一句 「話說那時你幹嘛扯我的腳啊,差點沒把我嚇死。」 「扯你的腳?…啊…你說那晚的事情是吧?抱歉啊…」 這時康夫才注意到,平阪君似乎從那日起,不管春夏秋冬,一定都會穿著長襪。起先覺得 還沒什麼,但後來發現平阪君的記憶似乎與自己的越來越遠,最後甚至大相逕庭,這才開 始猜說是不是他在隱藏什麼,而最先想到的就是襪子下是否有留下什麼。 且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大學畢業後某次回村再次遇到平阪君時,不知什麼緣故居然已成了 村內神社的神主。問他是什麼緣由,他居然也給不出一個什麼令人接受的理由。 最後一次康夫與平阪相見,大概是他30歲左右回村去他家作客時的事。 康夫雖然隱隱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已經完全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平阪,可某些共同的學生記 憶卻讓他遲遲無法斷定,直到他看到平阪君左腳腳踝的手印後,便沒再也沒回那個村裡。 至於那個習俗是否還存在,康夫先生只是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便不再講下去了。 (本文完) ============================================================================== ◎ 宣傳: (以免洗版問題,座談會相關發文:https://reurl.cc/dXvGoz) 日台怪談線上交流座談會將於11月20日(日)開催第八彈。 目前日方除了徵求用日文講故事的台灣人外,也歡迎能固定來旁聽的台灣聽眾 另、如果有想要在日本怪談師前試著用日文講出關於台灣的傳說、故事,又或者是親朋好 友處聽到的不可思議故事,都可以與我報名參加。(←現在缺台灣人講故事、汗) 日文潤稿和說話演藝部分,都可事先與小弟做商量討論。 ============================================================================== 3.個人推論 & 考察 讓各位久等了。 在開始前如果已經忘記文章內容的版友可以撥時間再閱讀一次 這裡的個人推論和考察,簡單來說自己當初就已經分成 1.歷史層面 2.精神疾病層面 3.民俗層面 這裡就讓筆者解釋一下,同樣文會非常長,慎讀。 ------------------------------------------------------------------------------- 一、從歷史層面來看 請直接參照midas82539大的考察文,連結為以下: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68181504.A.D8C.html 說真的超級感謝,因為當時這個推論我還在想如果以歷史角度來看要怎麼解釋會比較好。 自己雖然也有文稿,但自認為寫得沒有這篇文章好,所以請容我偷懶直接放連結上來。 二、從精神疾病層面來看 座敷牢從江戶時期除了主君押込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作用 就是同推文的yu800910版友所解釋,這裡請容我引用。 yu800910: 通常是關讓家族蒙羞的族人,比如精神異常或是肢體天生不 yu800910: 健全的病患,與人私通的女性親屬或者是私生子之類的 我們先從精神異常這四個字開始說起。 在1900年代前後的日本其實就已經有了「精神醫學」的概念,基本算是由日本精神醫學之 父 ─ 「吳 秀三」所提出。因當時明治維新西化的緣故,醫學方面不管是內外科或精神 科甚至到骨科,有各式各樣的論文被大量發表。而到了1918年,吳秀三在向內務省衛生局 提出了「對精神病患者的私宅監禁的實際情況與數量統計的觀察報告」中提到,當時的日 本國內包含設立精神病院約5000個床位,粗估有14萬左右的精神病患者。而這些患者多半 都是被關押自家宅邸,基本是門外不出,甚至是不被外人所知道。 在吳秀三的眼中,這根本就是就與幕府時期的陋習無異。但還真別說,「將不正常的人 隔開以防止其傷害他人」的想法在維新三傑的大久保利通所創立的警察組織中,查案的基 礎守則裡就已經相當程度的被重視。 那麼如果再往1900年代的更早以前追溯的話呢? 例如、1819年對於精神疾病的相關文獻上就有醫師記錄 『所謂的狐狸附身不過是癲狂(癲癇)的變相症狀、絕非狐狸真的附身到人身上』 當時對於醫學的概念更接近於民俗信仰,且也沒有一個確切的治療手段,於是被認為只要 定期接受祈禱或驅邪就會好轉。治療期間,為了不讓患者造成危險,便會在宅邸的某處用 木條隔開,變成一種在榻榻米上的牢房,稱之為「座敷牢」。 當然精神疾病會在何時、找上何人,完全是聽天由命。對於當時封閉的社會結構,一些不 想外流的家族醜聞、權力鬥爭、先天殘疾,當然也會利用「精神疾病」這四個字當作藉口 把人關進自家座敷牢。 至於這之後,病人會受到什麼樣子的對待…我只能說不比outlast好到哪去吧。 從第一點看到這裡,我們已經可以描出一張故事的藍圖: 「如果這真的是陣屋,有可能是因為主君得了精神疾病後發生了什麼事,而導致被關到座 敷牢中被隱居,最後甚至在座敷牢中被斬首。」 三、從民俗層面來看 上面的藍圖冒投筆者用了「如果…」作為開頭,表示有地方讓我不是那麼敢確定是否原先 為陣屋。 首先我們先來看「御當家」這三個字。 若只有從日文漢字去推斷那說這戶宅邸原先是陣屋還說得過去,但重點是發音應該要為 「O TOU KE」,而「O TOU YA」依造日本各地的習俗則分別可寫作「當家」、「當屋」、 「禱屋」以及「頭屋」。不管寫法如何意思其實大同小異,都是 代表神社或講堂(類似宮廟)舉行神事或祭禮的最主要人員,抑或是代表舉辦的宅邸。 以前的村落一定會有神社或講堂,但不一定會有神主。可民眾又以神社為中心活動,這時 就需要一個主導的人出來,那個人通常一開始會是村長。為何說一開始,是因為村民們怕 村長獨攬大權,於是公平起見便以家族為單位、固定年數來輪替神主的職務,這樣的輪替 制度便稱為「宮座(みやざ)」。 村長固然有地位,但同時也會有全村所認可的頭屋(御當家)在,所以很好的形成了互相牽 制的力量。也因此村內的祭典、爭執的仲裁或者合力出錢請武裝集團剿匪等需要應用到村 里經濟或宗教的場合,都會由雙方同時出現。 看到這裡是不是覺得跟故事裡的制度很像? 那如果不是陣屋,這宅邸難道就一定會是商家嗎? 從故事中「內院的鳥居可能以前有座供奉稻荷神的祠」這一句來看,確實江戶時期很常被 稱作商人的時代。而大商家裡面也確實會有座供奉稻荷神的小神社(有點類似台灣的一些 自營業者會在店裡供奉關公的那種概念),所以也不無可能。 但單看平面圖又實在與陣屋過度相似,所以康夫與平阪才推論是大商人或武士。 接著關於座敷牢關的是誰這部分,筆者也有一定的猜想。 首先是兔肉。兔肉在以前的時代是相當容易捕到的獵物,且兔子本身相較於其他野味來說 也較不具危險性。可以前的民俗傳承中直至現在都還有這種說法,就是 「吃了兔肉會容易生雙胞胎」 生雙胞胎很好啊?怎麼了嗎?不好意思,那是現在的概念。 在以前那種封閉的社會中,雙胞胎除了代表多一張嘴吃飯之外, 還有很多現實層面的問題,諸如: 1.誰是長男、誰是次男 → 家族繼承權 2.雙胞胎容易讓母親難產而死 → 剋母 3.與動物一樣一胎多子 → 又被謔稱「畜生腹(ちくしょうばら)」 等等諸如此類…所以以前的大家族(不管武士或商人),只要生下雙胞胎要嘛直接殺了, 要嘛就把其中一人藏起來以座敷牢的形式養大後過繼給別人。 當然這一段講到此筆者個人認為連結還不算那麼強烈,所以剛聽到的時候並沒多想。直到 聽到供桌上的蠟燭一長一短這一段,那種強烈的透露出期望不要是雙胞胎的行徑才讓筆者 覺得是否有這個可能。接著細想座敷牢中的般若面代表的是鬼,雙胞胎除了「畜生腹」之 外,也被稱作「忌子」和「鬼子」;另外好比說「日本恐怖實話:夜間觀光(下)」的地藏 解釋裡,所謂的座敷童子其實就是被臼殺(うすごろ)的孩子埋在廚房料理台的土地下,爾 後形成的一種家宅守護神。 那麼我們再回頭看故事…那個密室是在哪被發現的呢? 雖然聽故事的時候康夫先生並沒有強調密室裡的是成年人還是小孩,但種種的巧合讓人不 得不懷疑,比起成年人,是雙胞胎其中一個小孩的可能性又更大一點。 ◎ 結尾 綜觀第一點到第三點的所有要素,筆者擅自架構出一個很粗淺又腦補的故事: 「該戶人家本身是大商人,但因為某些原因便將宅邸抵讓給武士。武士入住後便把內院的 祠給拆掉改成倉庫,當正要將鳥居一起拆掉時發現夫人懷孕,沒想到生出來的是雙胞胎, 於是只好將其中一人藏在密室裡的座敷牢中秘密撫養長大。 後來該武士的這個行徑可能被村民發現,導致所有人以宮座制度對武士發起圍剿使其慘遭 滅門,當然藏在密室的雙胞胎中的一人也難逃被殺的命運。 當這座宅邸變成村莊的共有財產時,卻開始發生了作祟的事情。於是村民們又善用宮座制 度,輪流住在該宅邸,每晚祭祀鎮壓以換取村內的平靜。」 至於平阪君是否被奪舍…我覺得怎麼解釋都對。 可能是被奪舍,從見天日;也有可能是知道了村裡的黑歷史,選擇守護下去。 不管如何,這對遠在台灣的我們來說都永遠只會是謎團吧。 ------------------------------------------------------------------------------ 感謝各位的等待和閱讀,我們下月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5.7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68018628.A.388.html
teresawei: 推 11/10 03:12
yellowjuice: 推 11/10 05:47
rayli1224: 被替換了嗎 11/10 06:52
ayue1023: 推~請問還有聽眾缺嗎? 11/10 07:07
目前還有徵求「長期固定聽眾」喔,有興趣再請詳閱注意事項後私信或撲浪聯絡
waynemou: 好文推! 11/10 07:11
fge16: 所以那個房子是…… 11/10 07:51
可以猜猜看XD
camelliaking: 先推再看! 11/10 08:19
h73o1012: 酷 11/10 08:35
Birdy: 推 11/10 08:47
yc736: 推 11/10 09:05
hoks0915: 推推 11/10 09:07
normis722: 感謝! 11/10 09:54
WishingTree: 推~! 11/10 09:57
showerfang: 看到一半感覺很有人怖走向的氛圍,但樹上的人頭也超靈 11/10 10:30
showerfang: 異的 11/10 10:30
我覺得真要讓我分類,故事內容或許偏靈異,但本質上其實算人佈
cyh423: 推推 11/10 10:37
Neko3121: 精彩推 11/10 10:37
OOOSAMU: 太精彩了! 11/10 11:08
Bill8x1229: 推 11/10 11:16
sheraa: 推!! 11/10 11:23
penguinbb: 好看! 11/10 11:47
coco2018: 推 11/10 11:51
rnmrn: 被取代了嗎?QQ 11/10 12:08
有幾種推論,被取代或許也是一種可能
adminc: 推 11/10 12:18
dustycatudon: 推…還要等到21號QQ 更新的時候可以通知嗎謝謝QQ 11/10 12:43
自己撲浪上的原撲會用編輯告知啦,PTT應該就沒辦法了(汗
Electricfish: 推推 11/10 13:00
minoru04: 氣氛好恐怖 11/10 13:06
Doubleoug: 毛毛的 11/10 13:18
yu800910: 推,大概被奪舍了 11/10 13:18
yocatsdiary: 感覺被下記號奪舍 11/10 13:21
yocatsdiary: 或者是單純人變了 11/10 13:21
s9763203: 推推 11/10 13:35
jim352261: 平板踢幾下是右腳 但後來給看印記是左腳 11/10 13:36
erichsu528: 推推~精彩~恐怖氣氛很足~ 11/10 13:51
Hurtfeelings: 好毛... 11/10 13:58
adidas168: 推 11/10 14:18
z0779: 推!!!y 11/10 14:20
yu800910: 除外,我猜測奪舍的原因可能不是闖入密室,而是因為在外 11/10 14:23
yu800910: 地唸書的他未曾在宅子裡過夜,打破了不論多晚都一定得回 11/10 14:23
yu800910: 宅子的規定 11/10 14:23
timleeTest: 右腳蹬了幾下→應該是左腳被抓住了想用右腳踢開抓的 11/10 14:24
timleeTest: 人? 11/10 14:24
yu800910: 或者是因為當時闖入密室的平阪是「外人」的身份,所以才 11/10 14:26
yu800910: 被奪舍,否則無法解釋為什麼不是兩人一起倒楣 11/10 14:26
sr: 很毛><推 11/10 14:59
其實如何解釋端看個人,因為原文其實很破碎 有些是用對話的方式問出來的,譬如說 Q1.平阪君踢腳是要把什麼踹開嗎? → 「與其說踹,不如說往不同方向甩」 Q2.所以是您抓他腳嗎? → 當然不是我,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爬上階梯了 Q3.你們還有再聯絡嗎? → 30歲那年回村時就是最後一次 諸如此類~ 至於是不是奪舍我其實也說不準,只是故事聽下來可能性很大而已
Whitelighter: 推 11/10 15:38
greengiraffe: 好看 11/10 16:00
aftertee: 有種夏日時光的感覺! 11/10 16:20
shyuan0424: 推 11/10 16:20
maxwater: 感覺起來般若面具是蛇蛇之類的 11/10 17:51
curance: 推推 11/10 18:33
byebyecell: 推 11/10 18:46
sophia6607: 推 11/10 18:47
wayne960105: 想知道下面關了什麼?為什麼被關?心癢難耐 11/10 18:55
yu800910: 通常是關讓家族蒙羞的族人,比如精神異常或是肢體天生不 11/10 19:13
yu800910: 健全的病患,與人私通的女性親屬或者是私生子之類的 11/10 19:13
yu800910: 猜測原屋主一家人應該是被盜匪打劫滅門,所以主角他們才 11/10 19:15
yu800910: 會看到樹枝上才掛滿人頭 11/10 19:15
aho6204: 嗷嗷待補 11/10 19:51
angelicmiss: 推 11/10 19:54
whitebearcat: 好好看!謝謝分享! 11/10 20:24
isaac1218: 讚 11/10 20:31
dcain: 推,好好看! 11/10 20:34
humanwithout: 好好看 謝謝分享 11/10 20:39
sukinoneko: 不愧是日本怪談,人的好奇心從來都沒讓人失望。 11/10 20:55
s910928: 既然偏人怖那大概就是一些不人道的行為吧 11/10 21:00
showerfang: 日本恐怖電玩的風格,怨靈原來來自人怖 11/10 21:32
hank13241: 其實從以前看日本怪談與恐怖實話到現在,大多都是人們 11/10 21:40
hank13241: 的惡意造成之後作祟的情況,所以雖然我猜是原住戶因某 11/10 21:40
hank13241: 些原因被排擠甚至搞出人命,開始作祟後用這個傳統壓制 11/10 21:40
hank13241: 平阪君看起來像是被奪舍沒錯,只是以成年式對話來說, 11/10 21:40
hank13241: 應該是那之後發生的吧 11/10 21:40
hexife: 推 11/10 21:58
tucker: 原來大大有噗浪,不曉得能怎樣接上 11/10 22:23
PTT帳號的個人名片檔有,有興趣的話再撥時間看看就好:)
kastyshing: 毛毛的,好看 11/10 23:03
guanhualee3: 看到般若腦中第一個畫面https://i.imgur.com/RcxbwoD 11/10 23:32
guanhualee3: .jpg 11/10 23:32
娘子,快跟牛魔王一起出來看上帝
wonder6253: 推 11/10 23:48
mikylin: 看完也覺得平阪君有可能是被奪舍…然後感覺那個座敷牢裡 11/11 00:21
mikylin: 的東西是人頭?(從圓形、兩條白縫跟濺血似的形容來推測) 11/11 00:21
mikylin: 該不會是哪個得罪了主君的武士,家人被砍頭後,頭全掛在 11/11 00:21
mikylin: 枯山水中央的樹上,武士自己則是被命令在座敷牢切腹後介 11/11 00:21
mikylin: 錯之類的情況?(超會腦補XD 11/11 00:21
ae2622: 推 11/11 00:33
◎ 目前簡單統整一下版友的結論: → 屋主一家遭遇事故之類的(被盜賊害、被霸凌、私生子等無法曝光的因素) → 被害者在座敷牢被砍頭 or 全家人被砍頭 → 用傳統壓制怨念 → 平阪君被奪舍 ◎ 我統整故事時個人的推論點: 1.六年一期的輪替傳統 2.座敷牢 3.兔子 4.廚房料理間(日文:土間) ◎ 提示:『日本恐怖實話:夜間觀光(下)』
thisis17: 好可怕 11/11 01:46
marshmallowH: 好看 11/11 02:35
NDSL: 被抓走了… 11/11 05:01
HungPika: 感謝分享 這篇壓迫感好強 很厲害 11/11 13:50
k920354496: 推個 11/11 14:19
Ibe: 好精彩! 11/11 15:02
IBERIC: 推 11/11 15:40
kobe781027: 這篇五告讚,推 11/11 16:22
Elivanta: 怕爛 11/11 16:24
jplo: 推 11/11 20:26
tucker: 接上了,感謝! 11/11 20:38
kevinkuokk: 秘密砍頭的地方? 11/11 23:40
Belfast: 推 11/12 01:15
likeaprayer: 這次故事真精彩 11/12 01:39
xiaoma668899: 推 11/12 02:36
lych9520487: 推 11/12 03:12
km0220: 推 11/12 03:40
cherylsilent: 謝謝分享 11/12 04:19
xian: 精彩 推 11/12 04:30
afuo0320: 推 11/12 05:43
keeneeee: 推!很好看! 11/12 07:23
susanSB: 推 11/12 08:09
MADUMA: 也有可能住著山野裡的精怪之類?畢竟似乎也有類似神社的 11/12 10:05
MADUMA: 跡象 11/12 10:05
Janeko: 推 謝謝分享 11/12 11:08
Birdwood: 請問可以報名旁聽嗎感謝 11/12 12:26
alice0514: 真的很喜歡看S大的文 又漲知識 11/12 12:47
ULiMao: 推!! 11/12 13:33
starttear: 推 11/12 17:12
sh9129: 回去重看了一次夜間觀光還是好恐怖,但跟這篇文的關聯是 11/12 20:31
sh9129: 在嬰靈嗎?看不懂 11/12 20:31
saniyan: 推 11/12 21:54
mg810227: 精彩給推,感謝翻譯 11/12 21:59
ukyoGoGo: 推 11/12 22:49
tanpsy: 如果以宅子的歷史感 又有說像武士宅邸的格局 枯木底下原 11/12 23:10
tanpsy: 本是井 最後逃出時枯木掛滿人頭 11/12 23:10
tanpsy: 地下室是座敷牢 依故事描述有在供養著什麼 11/12 23:10
tanpsy: 說不定原本是古代官員居所 會因某些原因關押他人並秘密處 11/12 23:10
tanpsy: 決 然後首級被丟到井裡 而後來死者怨靈會出現 所以封住地 11/12 23:10
tanpsy: 下室並開始供養枉死者 11/12 23:10
biki: 很生動!推!!!!! 11/13 01:27
oliviasu: 推推 11/13 08:53
k825324: 推!好精彩 11/13 09:22
fiercy: 大人對孩子的過度隱瞞常會造成這種結果 11/13 09:57
fiercy: 這篇故事的結局還算不嚴重的 11/13 09:57
dobioptt: 避之唯恐不急>>避之唯恐不及 11/13 16:29
已更正,感謝
kayw: 精彩推 11/13 19:14
whface: 推,很精彩 11/13 23:05
jimmy8019: 推 11/14 07:08
Ryan1387: 推 11/14 08:27
pandahsien: 推 11/14 19:35
Winolf: 推,這個才是marvel的味道! 11/14 23:52
ioripenguin: 坐敷牢除了關罪犯外,也會關有精神疾病的家人。會不 11/15 06:20
ioripenguin: 會是殺了坐敷牢裡的有精神疾病的孩子,然後把它埋在 11/15 06:20
ioripenguin: 土間? 11/15 06:20
soyjay: 圓形的黑影感覺....是在描述斬首吧 但兩條白縫不知道是啥 11/15 11:45
sisterfei: 推 11/15 13:33
yoyoman001: 在地牢看到的影像應該是斬首沒錯 11/15 15:04
yoyoman001: 平阪被奪舍(X) 平阪被留在地牢內代替原本的靈(O) 11/15 15:05
yoyoman001: 原本在地牢裡的靈得以出來 只是藉著平阪的身體告知村 11/15 15:05
yoyoman001: 民他的身分 然後變成神主 擔任祭司之類的職務 11/15 15:06
yoyoman001: (以上是我猜的XDD) 11/15 15:06
Winolf: 我猜,圓形黑影是頭顱,噴射液體是頸動脈,兩條白縫是眼 11/15 15:22
Winolf: 睛? 11/15 15:22
Winolf: 至於平阪應該沒有被奪,畢竟他還是離開過,去別縣市讀大 11/15 15:22
Winolf: 學,可能只是被纏上或逃不走,最後又回去,如果成功奪舍 11/15 15:22
Winolf: ,那就沒有繼續侍奉的必要? 11/15 15:22
ludim: 推 11/15 16:38
ooooooxxxxxx: 好有畫面的故事 11/16 04:07
SrGareth: 推 11/16 08:25
rollyy: 推推! 11/16 14:35
tprktpps: 推個 11/17 00:17
LK123456: 推 11/17 01:40
tsuki0826: 推 11/17 02:29
tsuki0826: 推 11/17 02:29
tsuki0826: 推 11/17 02:31
dolphin15: 推 11/17 13:48
lillianyo: 推 11/18 11:43
schizobrain: 推 11/18 16:41
Mandyxada: 推 11/19 11:28
kiki860820: 推 11/20 00:54
Jueqing: 在黑影亂飛前的氣氛還蠻不錯的 11/20 23:36
11/21 (已更新完畢)
jgdelphine: 推 11/21 06:57
※ 編輯: star227 (220.129.210.225 臺灣), 11/21/2022 13:03:01
fatesknight: 推 11/21 17:11
mikylin: 感謝s大的結尾!古代對雙胞胎跟精神疾病的對待方式真的 11/21 20:22
mikylin: 很令人不敢苟同,這樣算是歧視嗎?不過以前對於精神狀態 11/21 20:22
mikylin: 的研究也不多,以那個時代的觀念而言,自家出精神患者要 11/21 20:22
mikylin: 是被外人發現,除了會覺得家裡面子掛不住,是不是也可能 11/21 20:22
mikylin: 因此遭到其他人的排擠?感覺日本人超怕這種情況,所以精 11/21 20:22
mikylin: 神病患被當作沒這個人關到老死也是再平常不過的事吧QQ 11/21 20:22
mikylin: 另外雙胞胎被稱忌子或是鬼子的故事很多,個人老是想到零 11/21 20:22
mikylin: 紅蝶的設定XD 11/21 20:22
uahj: 推 11/22 15:05
randy061: 謝謝分享 11/23 03:13
oyaoya: 推 11/23 08:27
ninoruri: 推 11/23 14:17
mcxiao: 超大推! 11/23 19:30
cojeans: 推 11/24 01:13
iamwhoim: 推推推 11/25 16:49
hate0322: 感謝分享,很喜歡這一系列! 11/26 15:53
gordoniast: 退認真分享分析 11/26 20:45
hank6797: 推 11/27 21:09
swordefest: 推 11/30 20:10
poopooass: 好厲害喔!謝謝大大 12/03 15:04
shiaucloud: 很有日本氛圍的恐怖故事 12/08 08:49
bio1023: 推 12/09 20:12
wingvine: 推! 12/14 23:37
pandahsien: 看完分析再推一次 12/18 02:17
qazzaq42: 推 01/21 2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