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網址: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758.html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759.html 原文標題:葬祭1/2、葬祭2/2 是否經過原作者授權︰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 大學二年級的暑假,我跟著熟人去了一趟鄉下。 因為他說了「給我一起過來」,我就這麼乖乖跟了過去。 不過在火車和公車間轉乘,就足足花了八個小時,也真夠折騰我了。 那位熟人便是我在大學時結識的, 被我稱作師匠,時而敬畏時而愚弄,喜歡超自然事物的學長。 既然師匠都咧嘴笑著說了「給我過來」,那就不得不去了。 說到底我也是想親眼見識見識恐怖的事物呀。 在縣市邊境的山中小村落,由於海拔很高,即使正值夏天,肌膚仍能感受到一絲寒意。 在抵達被樹籬圍繞的平房後,一位老太太走了出來,師匠隨即介紹了:「我親戚」。 雖然師匠臉上帶著笑容,但一股從那家人身上散發的生疏感,令我感到有些不太自在。 抵達分配到的房間,我在安放好行李後,便若無其事地向師匠詢問了剛剛老太太的反應。 結果,師匠只說因為是遠親...之類的話。 我再進一步追問,這才坦白... 真的很遠啊,遠到我都坐如針氈了。 即使再遠的親戚,小孩子趁暑假過來玩,照理說鄉下人還是會歡迎才對。 然而,過去的小孩如今都已經是大學生了。 幾乎沒什麼在連絡的親戚大男孩,突然帶著朋友前來過夜,對方大概也不會多開心吧。 想當然的,遙遠的血緣關係,也只是來這邊叨擾的藉口罷了。 簡單來說,就只是為了一睹恐怖的東西而已。 ※※※※ 雖然我感到超級無敵沒臉待著的,但最後還是這麼在那間屋子待上了好段日子。 由於窩在屋內實在沒什麼事好做,我就向通往附近水澤的山路上散步,打發打發時間。 至於師匠,我才想說他應該正盯著從行李中翻出來的大學筆記本瞧, 沒想到一溜煙地就跑出門去拜訪附近人家了,並和那戶的老人家們聊著什麼事的樣子。 師匠的三寸不爛之舌,我是再清楚不過了,於是就在旁靜靜等待著。 明明都還沒和我倆借住的那戶人家孩子講過半句話, 我在內心這麼自嘲著的第六晚,師匠總算開口了: 「知道啦知道啦,實在有夠煩的,這就告訴你吧」 將這個三坪房間的拉門闔上後,師匠在棉被上盤腿坐了起來, 壓低音量說:「你知道墓地埋葬法嗎?」 師匠曰: 「簡單來說,就是為了將土葬、鳥葬、風葬等當地殯葬祭祀習慣,  轉為改採政府管理的火葬的法律。」 「我們可以從習俗上觀察到人們對待死亡的看法。  你這幾天在山上亂晃,有發現竟是一些意外新的墳墓嗎?」  我被師匠這麼問到。 墳墓看倒是有看到,我卻完全沒注意到... 「這一帶的聚落,曾經似乎進行著一種截然不同的殯葬習俗。」 用不著多說,肯定是知道這個才來的吧。 在這個前提下,為了確認什麼東西才來確認的吧。 我的心臟正噗通噗通地鼓動著,總覺得聽了之後大概就沒辦法回頭了。 ※※※※ 夜深人靜的屋內。 在小燈泡微弱的照明中,師匠說: 「似乎是每當有人過世,便會將遺體火化,將骨灰撒在田裡的樣子, 這是為了中和土壤酸化的先人智慧,然而奇怪的並不是這個行為本身, 直到江戶中期為止,將死者埋葬的習慣本身並不普遍, 因為當時的人們認為屍體是該『被扔掉』的東西。」 明明正值夏季,我不禁感到寒意加劇。 「這個聚落之所以將遺體火化成灰,乾脆地撒在田裡,  其實存在另一個理由,因為他們並不將屍體視為那個人的本體、靈魂的所在位置。  至於本體也是有好好弔祭的,從屍體抽取出來後。」 我沒能馬上理解『抽取出來』一詞的意思。 「這個聚落中,似乎沒有像葬儀社之類的制度,  似乎是代代相傳的咒術師、通靈者的家系負責葬儀的,好像是被稱作Ki的樣子。  每當有人過世時,遺體會由他們先保管,並在將『本體』抽出之後送還。  接著親屬便將其火化,撒入自家的田地中。  提取出來的『本體』則會被放入木箱中,被統一埋在由Ki管理的岩石底下,  也就是說那個就是墓碑,對先祖的悼念、除穢也都是面對這個岩石進行,  而他們似乎將這個本體稱作御身(Onmi)。  長者不怎麼想說出這個詞,真是花了好番功夫才打聽出來的啊。」 我瞭解師匠來這座山的原因了。 為了一窺木箱內部。 他就是這樣子的人。 ※※※※ 「稍微下山點的隔壁聚落就沒有這個習俗,  因為附近就有淨土宗的寺院,他們則是那邊的信徒。  至於寺院建成前是怎樣的就不得而知了。  看來是這個聚落獨自默默傳承下來的習慣,  而這個習慣也早於墓地埋葬法,在明治時期結束了,  所以這個聚落也才都是明治*以後,且幾乎都不是進入大正、昭和之後的墓啊。」 那天我就這麼睡了。 那晚,我夢到了活著被送入木棺中的夢。 隔天早上,在和那家人吃飯的時候, 我還在想說是不是正在暗示我們是時候該回去了。 才不回去咧,在見到箱子裡面為止-我心中邊想著,邊嚥下早已食之無味的飯。 那天總覺得有些毛毛的,我就沒去山裡,轉而獨自到附近的河邊放空了一整天。 『比起木箱中放了什麼,我更想知道過去這個聚落的人們究竟認為人類的本體在哪裡』 我就不想知道了,但還是會想像-大概是像哪個臟器這樣的差異而已吧。 我邊撫著肚子附近,坐在河床的岩石上打了打水。 孩子們正從遠方盯著這入侵村子的異物看。 那些孩子們大概也不知道曾經有這樣的習俗吧。 那天深夜,當時間來到了丑時三刻,師匠便壓低了音量說:「走囉」 *日本年號(西元)對照: 明治(1868~1912)大正(1912~1926)昭和(1926~1989) ※※※※ 我們越過河川在黑暗中前行,目的地是寺院。 「先前說的那個淨土宗的寺院喔。  雖然不清楚他們是用上了怎樣的攻勢,  在明治時期廢止了之前詭異的土著信仰,成功地讓信徒增加了,  所以如今那一帶的大家才都是舉辦佛教式的葬禮。」 我屏著氣穿過了山門。 此時真想回家。 「在那之後,負責殯葬的Ki一族就斷了血脈,如今已不復存在,  說是這麼說,恐怕是遭到迫害了吧。  至於之前提到的木箱似乎沒被處理掉,  雖是信仰宗旨不同的埋葬物,淨土宗還不至於心胸狹隘到將它草草掩埋。  只是也不能就這麼放著不管,  所以當時的住持在接過箱子後,將它安置到了寺院的地下室。  然而由於遲遲無法定奪該怎麼處理,  改朝換代,木箱也就如文字意思上一樣死藏至今了,就是這麼回事。」 我心想師匠調查得真詳細啊。 我們邊留意附近有沒有亮起燈火,邊倚靠著筆燈的微光緩緩前進。 眼前玲瓏的本堂有道朦朧的黑影一閃而過,我的心臟正撲通撲通地響著。 不管怎麼想,都不是依循正規途徑來看箱子的啊。 「我主修佛教美術,憑著這點和這邊的住持搞好關係借來了鑰匙。」 才怪,那樣才沒理由趁著這夜深人靜的時候,像小偷一樣悄悄過來啊。 「到了。」師匠說。 在本堂旁邊有個像廁所的屋頂,下面有道拴著鐵鎖的門扉。 「是伏藏*唷」 *伏藏: 佛教名詞,將不適合傳授與當今人們的經典、法器等隱藏起來, 待日後時機成熟再行公諸於世。(如有誤解還請不吝賜教。) ※※※※ 看來從那個時候開始, 一般人就不清楚木箱中裝了什麼東西的樣子, 打聽內容物冒似被視為禁忌。 「這可真奇妙啊」師匠說。 假使人有將每個人型塑成不同個體的核心部分, 在連那是什麼都不清楚的狀態下,就畏懼之乃至合掌膜拜,果然還是很奇怪。 假使知道那是什麼,進而將其「抽取出來」的通靈者, 抑或是將木箱從岩石下挖出來伏藏的住持也很奇怪... 師匠嘎吱嘎吱地弄著門,在盡量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打開了。 我們兩人安靜地走下,通往地下散發腐敗氣味的階梯。 實際上大概只有地下一樓,我卻感覺像走了更長、彷彿沒有盡頭的階梯。 「本來是拿來收藏從本山帶來少數典籍的地方,現在倒是反客為主了」師匠說。 「收藏著異教的不淨之物吶」隨著師匠私語般的一番話,我感到有那麼一瞬間昏了過去。 鄰近高山的土著風俗,加上位於大半夜的地下室,我感到有如冬季般的寒冷。 我緊捉著肩上單薄的衣服,畏畏縮縮地跟在師匠的後面。 雖然因為筆燈的光線太暗看不太清楚,但地下室比預想的還深。 在牆壁兩側矗立著好幾層架子,主要陳列著書籍佛具, 『那個』則是被放在了最深處。 ※※※※ 不知從哪傳來了「嘻嘻嘻」的聲音。 我才想說不會吧...但果然是從師匠嘴裡發出的。 靠近牆壁邊緣有座用藍色的薄紙和紙厚重的布雙重包裹起來的小山。 果然還是算了吧-我正打算拉住師匠的袖子這麼說,不知為何手卻撲著了空。 我的手放在肩膀的位置一動也不動。 師匠緩緩靠近箱子,掀開了布及薄紙。 看見木箱了。好大。 說實話,我原本想像的是從小木箱跑出乾燥的肝臟之類的畫面。 然而這邊的箱子並不多,大概沒有超過三十個吧。 可是相對的,每個都是必須環抱才抬得起來的大小。 我有種不妙的預感。 木箱似乎腐蝕得滿嚴重。 畢竟原本是埋在岩石底下的, 挖掘出來的當下,大概連不屬於箱底的東西也一同搬過來了吧。 師匠伸手從中拿了一樣東西,將光源照了過去。 當看見那個的瞬間,我基於明顯與至今為止不同的原因起了雞皮疙瘩。 明明是很粗糙的安置方式,木箱表面覆滿了用墨筆寫下的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衞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衆千二百五十人倶...」 師匠讀起了上面的經文。 拜託不要,感覺不妙啊 我這麼想著。 ※※※※ 在筆燈微弱的光線下,師匠頂著一副愉悅的神情, 手指沾了沾口水,將箱口的經文擦掉了。 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封印。 師匠緩緩打開蓋子。 我害怕地胸口的部分頓時一涼,無法直視那邊。 在發出「嗚」的一聲悲鳴後,我想也不想地撇過了頭, 同時師匠邊捂著嘴邊盯著箱子瞧。 當我回過神來時,已經向著出口狂奔而出。 由於沒有照明,途中還狠狠摔了好幾次,即使如此,我也不想繼續待在那裡。 我爬著階梯,最終在月光下回到了山門附近,就這麼蹲伏在地。 不知究竟過了多久。 師匠站在我身旁,一臉鐵青地說了聲「回去啦」 結果,隔天我們告辭了整整叨擾了一個禮拜的那戶人家。 並沒有聽到「下次再來呀」這樣的話。 不來了。不會再來了。 在回程的電車上,我並沒有詢問師匠木箱中究竟放了什麼。 只是冥冥之中覺得,不該還在那塊土地上時問出口。 暑假即將結束的某天,我接二連三地目擊畸形的人影。 於是在我向師匠詢問這件事的時候, 或許是由畸形產生的聯想, 我順口提到了:「這麼說來,那個木箱...」 ※※※※ 「啊啊,那個啊」師匠爽快的回答了。 「因為原本是被埋在地下的,我還想說不會吧,沒想到還真的出現了」 師匠盤腿坐著,皺著眉間說到。 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然而師匠緊接著說: 「是已經屍蠟化就快爛掉的嬰兒啊,那裡面。  雖然我看過埋藏木箱的地方,並不是什麼泥地,  沒料到木箱裡的東西竟然會屍蠟化。  準確來說,屍蠟化的是26具中的3具遺體就是了。」 嬰兒?我混亂了。 但並不是因為這個回答很獵奇,而是這事情的邏輯關係。 照理來說是從死者身體抽取出來的東西才是嗎。 「當然這並不是針對難產而死的孕婦的殯葬習俗,  而是那遍土地所有的葬禮都像這樣舉行。  關於這點,我也無法得出確切的答案,  只不過,我在猜是不是在同時進行疏苗*和棄老*的習俗。」 疏苗和棄老是已不存在於當代日本,屬於令人無法想像的貧困時代遺物。 「也就是說,從屍體抽取出來的說詞是幌子,  家族將想疏苗的嬰兒悄悄交出去才是事實嗎...?」 那麼果然,當時在地的一般人是知道的才對。 只是無法言明吧。 畢竟不知道木箱內容物,採取這樣的形式本身,就是舉行這種殯葬儀式的意義。 *疏苗(間引き); 這邊指的是古代社會,偏遠村落的人們生太多孩子無力扶養,而將孩子處理掉的習俗。 *棄老(姥捨て); 古代社會,偏遠地區的村落會將體力衰退的老者流放棄置的習俗, 相似習俗可參考日本電影<楢山節考> ※※※※ 然而師匠竟搖著頭說「不是不是」 「順序錯了,那個箱子裡的,全都是剛出生沒多久的嬰兒。  每當有長者逝世時,那麼剛好都有多餘的嬰兒降生,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反過來了啦,當有不受期望的嬰兒生下來時,才有長者逝去。」 雖然採取了婉曲的表現手法,但簡單來說就是積極的棄老風俗。 感覺真差,果然是獵奇的話題。 「至於為何要同時舉行這兩個儀式的理由就不清楚了。  只是,那邊似乎存在減少新生的生命時,相對的也得減少年邁人口的道理。」 我搞不懂為何要從變成屍體的長者身上採取這樣的形式。 僅僅就是有種窺探到深藏在土著風俗中的黑闇面的感覺。 「對了對了,是說負責那種殯葬儀式的Ki一族,  雖然我說得好像已經完全斷絕血脈了,但事實並非如此,  在最後一代家主死後,他一名女兒嫁給了聚落的一戶人家去了」 這麼說著的師匠,臉上露出了至今為止看過無數次的, 彷彿接觸到「人類黑闇面」時的愉悅神情。 「那就是,我們逗留的那戶人家喔。也就是說...」 『我的體內也(繼承了相同的血脈)』 師匠指著自己的胸口,就像在這樣說。 <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9.245.22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72150332.A.BB6.html
sophia6607: 毛毛推 12/27 22:39
NDSL: 所以學長算是去復仇嗎? 或是探索真相而已 怕怕的 12/27 22:55
IBERIC: 推 12/27 23:04
hesck: 翻譯辛苦推,但看不懂新生嬰兒與老人關係那邊 12/27 23:34
tom282f3: 作者以為是有老人過世時才殺死寶寶 謊稱是本體 12/28 00:47
tom282f3: 結果其實是在殺死寶寶的同時 也殺死一個老人吧 12/28 00:47
tom282f3: 所以才委婉的說是「積極的棄老風俗」XD 12/28 00:47
tom282f3: 師匠的祖先就是在負責做這種事的 雖然是很遠的遠親(? 12/28 00:49
caschick: 好看!但是好像之前有人翻過了 12/28 06:22
因使用習慣不同,在其他平台也有盡可能同時發表,嘛、看暱稱大概就能知道了(? 由於譯者相同=我,且是拿自己的底稿重排版發表的,故分類掛翻譯,保險起見說明一下。
bowbow1208: 讚 12/28 08:56
renakisakura: 前面看起來是好像有人翻過,看下去才發現不一樣,文 12/28 09:26
開頭是還真挺相似的,不過也算是一個這個系列給人的"記憶點"吧
renakisakura: 很長翻譯辛苦了 12/28 09:26
peggy0923: K氏是負責殺人善後的家族吧,嬰兒和老人都是「合法」 12/28 10:06
peggy0923: 的處理範圍。K有可能意指killer,日文的キラー 12/28 10:06
peggy0923: 出於某種原因,老人被拿去施肥,嬰兒則以蠟屍的型態保 12/28 10:09
peggy0923: 留下來。又或者有養小鬼的習俗(?) 12/28 10:09
Electricfish: 推翻譯 12/28 11:17
angelicmiss: 推 12/28 11:32
Alphastrike: 推 謝謝翻譯 12/28 11:36
adminc: 推 12/28 12:32
sromys: 感謝翻譯~是說如果不重視遺體的話,為什麼要留下嬰兒的遺 12/28 13:11
sromys: 體啊? 12/28 13:11
sh9129: 好好看的故事,感謝翻譯!!!!! 12/28 13:46
BizzyBee: 這故事真的很棒,推推 12/28 15:54
ULiMao: 推!翻譯得很有味道~ 12/28 15:56
ALENDA: 謝謝翻譯 12/28 16:06
aka79019: 好看推 12/28 17:00
Yayanace: 好毛...以前的一些習俗在現代聽起來都覺得很不合理也很 12/28 17:29
Yayanace: 不可思議 12/28 17:29
TyrantTex: 推 12/28 18:01
QCLE: 推 12/28 23:48
unserLicht: 推翻譯 12/29 00:23
jimmy8019: 推 12/29 07:14
Whitelighter: 推 12/29 15:39
shoufatya: 推 12/29 17:32
chung74511: 就有要殺的嬰兒時順便殺一個老的阿 12/29 20:52
其實自己在讀這篇時,沒能很Get到恐怖的點,還考慮過要不要分享到這邊, 但在看過大家的留言,以及精闢的分析後,也是越看越毛... 師匠、喔不,Ki之一族,乃至於這個村落的過去,果然很不得了啊,怕... 在此感謝大家的反饋> <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46.89 臺灣), 12/29/2022 22:00:28
Taiwanisbest: 師匠系列先推 12/29 22:12
mudmud: 不恐怖,很哀傷,疏苗+節考,我們都是別人犧牲換來的後代 12/30 15:28
mudmud: ,正常老病死燒灰撒田,犧牲的厚葬,很有心了 12/30 15:28
sukinoneko: 死一個嬰兒,陪葬一名老者,這是陪葬的意思嗎?人真可 12/30 20:02
sukinoneko: 怕。 12/30 20:02
chung74511: 就利用儀式 把無生產力的老人嬰兒除掉 增加存活率 12/31 01:22
chung74511: 這種事在古代較窮的農村好像很常有的事 12/31 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