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ovie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防雷--------------- 防雷--------------- 防雷--------------- 防雷--------------- 防雷--------------- 防雷--------------- 防雷--------------- 「我們每個人不都是這樣,挑自己想講的說。」 我們不僅挑自己想說的,也挑自己願意相信的。在這部片中,其實每個人都在建構自己想 要相信的事情,或說服自己想要相信的事情就是真相。從不斷追求自身理想境界女主角曉 晨、相信自己就是正義化身的記者美玉,到試圖找出「真相」的警察。甚至,幾乎處於被 動位置的男性角色們亦如是。無論是不是相信出於相信所謂的「愛情」,他們其實各自編 織著一個合宜的、合理的,可以被接受與理解的故事。不盡然是所謂的真相,但適當。而 且,每個人都需要這樣的故事,自己需要一套,大眾也需要。不然,沒有辦法理解所謂的 事實。 畢竟真實世界那麼殘酷。 於是,我們看到從小便知道怎麼樣去身體力行,讓故事需要的情節成為事實的曉晨,她可 以製作出官司需要的家暴證據,幻想著跟了母親之後或許會有不同的生活,但事實不盡如 人意,於是她進到一個家庭,扮演一個幸福小家庭的母親角色,甚至寫著伴隨女兒成長的 部落格,紀錄「幸福生活」。那這一切卻又似乎不那麼真實。或許,這不是適合她的故事 劇本,所以,她成為了一個「為愛走天涯」的勇敢女子,俊傑需要,她當然就陪在他身邊 ,合情合理,又浪漫。 只是,她真的想當媽媽嗎?真的愛丈夫愛小孩、愛俊傑嗎?整部個事件似乎都嘗試以「愛 情」為理由、用愛來解套,但卻完全感覺不出所謂的愛情何在。每個人都在盡力扮演角色 所需,愛只是一個合理的藉口,一個不需負責的便宜名詞,一個美好的氛圍。其實,這在 現實生活也常發生的吧,我們扮演學生、扮演師長、扮演親情,也扮演愛情。演著演著, 好像就真有那麼一回事,好像,就能成真了。似乎,永遠留著一個可追求的理想境界,一 個難以成真的美好未來,才能好好活下去。 俊傑呢?他與曉晨一同對著鏡頭訴說自己的故事,說著,曉晨對自己的欣賞、對自己製作 的皮件如何珍惜,說著他們如何惺惺相惜,而這些,都是從現在的妻子身上無法獲得的, 一如曉晨對著媒體談著自己如何不被丈夫理解、在家庭中多麼沒有自己,所以兩個彼此理 解的人走在一起了,這一切多麼合理。在此,兩人對著攝影機各自訴說自己的故事時,整 個畫面相較於部片中其他影像片段,反而是明亮得最不真實的場景。彷彿,把這些事情講 出來,故事就合理了,事情就圓滿了。只是,這最終也不過就是一個故事,一個,大眾需 要的故事,一個他們在其中演著、假裝著,彷彿真實存在、毋庸置疑的故事。 話說回來,一切需要探尋的真相,是否其實早就是設定好的,現今大部分的新聞工作亦如 是。故事的腳本都在預期之中的,所有的情節與角色都是安排好的。我們其實都在集體建 構一個合宜的、可被理解的「真實」,許多時候「真假」的界線是模糊的,甚至並不存在 。 劇中的記者美玉一方面坐擁著社會公器資源,認為那個是「正義」得以伸張的管道,但她 一方面也在使用這個「公器」達成自己私心的成就,意圖達成自己所相信的「正義」。而 在她覺得自己「獨家」的時刻,卻也難掩得意──她的私心在打好友小報告時其實便已昭 然若揭。於是,一個對於自身捲入「婚外情」感到麻煩的人,卻反覆不厭其煩的涉入別人 的「麻煩」。 對於「正義」的自信,不僅讓她看不見自己與雜誌社總編輯的不倫戀其實與她意圖批判的 對象無異,還讓她犯了兩次一樣的錯誤,而且兩次都出了人命。究竟,她所追求的是正義 ,還是自得其所的舒適感?畢竟,人們時常看不見自己的行為,而去探討別人甚至指責別 人,總是比較容易的。 最後,世界上真有所謂的「真實」或「真相」嗎?在許多假人頭包圍下所發生的「兇殺案 」,若沒有針孔攝影機,「真相就不存在」了嗎?而針孔錄影機所錄下的,又是哪個部份 的事實?所謂的「真相」是否總是有備揭露的必要呢?如果那會是另個版本的難以被消化 的情節,那又會有多少的言論與說詞,將被生產、調動,用以成全或粉飾這個人人都需要 一個可以理解世界(但不必為真)之邏輯的社會? 順帶一提,本片的光影與聲音效果也讓人印象十分深刻。在一開始,鏡頭帶入地下室時, 帶過了刺目的消防栓紅色亮光,在之後,紅色的光線還曾反覆出現在曉晨在桃園的舊家。 拉門上那片不透明的玻璃,時常有大片鮮紅的光線從內透出,幾乎佔據整個畫面,而類似 的場景也出現在新週刊的辦公室,當美玉的兩篇「大新聞」出刊後,要提早下班回家之時 ,新週刊的辦公室是透過半透明的紅色隔板,帶著混濁的紅色呈現在觀眾眼前。而這些鮮 紅色,讓人想到影片開頭,曉晨以藍鬍子為床邊故事讀給倫倫聽時,說著在鑰匙上怎麼擦 不掉的血跡:「她每一天、每一天,都擔心著藍鬍子回來。」 此外,片中敲打的聲音也伴隨著錯亂模糊的時刻,從一開始在「完美家庭」的晚餐餐桌上 ,倫倫敲打碗盤時清脆響亮得不真實的聲音,到最後,曉晨與俊傑倆人終於住在一起,伴 著俊傑已成植物人的太太,和曉晨那位眼神胚變的女兒,背景敲打皮件的重擊,充滿著讓 人焦慮的壓迫感。 同步貼在: http://yenchieh.pixnet.net/blog/post/217821563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3.140.191.231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ovie/M.1463405278.A.B0C.html
Mtguide: 好文 12/12 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