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ovie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以下文長,先簡短提出我的四點腦補,然後再解釋: 腦補一:大衛沒殺伊莉莎白蕭,但蕭死於其他意外,大衛沒救回來,謹以標本紀念守候。 腦補二:大衛開殺的星球不是工程師星,只是工程師孕育人類的其他某星,和地球類似。 腦補三:工程師孕育人類締約打造地球文明,人類罪惡違約就開殺,即挪亞方舟大洪水。 腦補四:大衛學工程師滅罪人的重建邏輯,也查到這顆星墮落罪惡,於是學著滅星重建。 (補五:如果是因這顆星人的罪惡導致蕭博士死亡、大衛為愛人復仇,就更浪漫了!) 我腦補的想法,倒不是抓劇情線索,也不是抓隱喻推敲神學哲學寓意,而是來試著了解大衛這位少年英雄的想法。大衛一出生尚未發展人格就已學識淵博,文學藝術音樂雕刻設計無一不通,因此本片所有的宗教神話文學藝術梗與其說是編導埋給觀眾看的「隱喻」或「彩蛋」,不如說是大衛的資料庫裡給他擷取來探索人生的靈感。他一出生就選擇了「大衛」,在前集則學很多「阿拉伯的勞倫斯」,他人生歷程的最新進展則心念「拜倫」,崇拜到雪萊寫的詩他都可以記成是偶像拜倫的。也許,我們把大衛的一生和拜倫的一生拿來相比,可以更接近他的人生動力? http://imgur.com/Fcbf6im
看《異形:聖約》,值得帶一點浪漫主義男孩心,激越地脫離父親(如同失父的拜倫脫離舅父遺緒)自我實踐,才能體會大衛澎湃的心,正如浪漫主義英雄拜倫。本片除了浪漫主義詩人拜倫雪萊之外,還有很多 19 世紀浪漫主義文藝與考古梗,其中異星考古更是美不勝收!本片航向太空不論是「殖民」還是「旅行」,也都充滿 19 世紀歐洲(尤其是最強盛的英國)菁英漫遊異國見識古文明的「壯遊」感。這些來自貴族的菁英壯遊青年,總是一方面讚嘆古文明多神聖美好、另一方面又感嘆它怎麼淪落至今,然後一種奉獻自我拯救文明的使命感就出現了。 以下從第一場戲《眾神進入瓦哈拉》開始回顧大衛的浪漫主義壯遊: 1. 眾神進入瓦哈拉,謹以一曲恭喜父親您成為了創造者,但父親並不領情,只忙著否定孩子剛萌芽的創造力,越是否定孩子越想闖出一片天空。自我意識正在萌芽,學識卻早已淵博的大衛,已在腦中尋找典型:我就像繼承祖先的拜倫勳爵什麼都有,留在英國頂級貴族建制中自能富貴一生,仍要毅然出走展開他的「壯遊」 Grand Tour 。 http://imgur.com/B5PX9WZ
↑《萊茵的黃金》劇照,大都會歌劇院 Otto Schenk 導演 (1986) 2. 聖約字幕,宇宙如浩瀚大海小船緩緩駛過,這不只是 16-17世紀殖民者航海探險,更是 18 世紀貴族少年遊遍歐洲博覽文明,是 19 世紀拜倫少年遊出歐洲走入東方,是 20-21世紀菁英青年踏遍全球看盡風土,到了 22 世紀的壯遊當然前往「人類的終極邊疆」。 http://imgur.com/OwCKwhh
3. 殖民船,聖約號,挪亞方舟既是殖民的原型,又是浪漫的壯遊。所有出走的人,心中都有一個誓約,必基於上帝旨意,必肩負神聖使命。出走當然是為了自己的生存發展與自我實踐,但不論殖民者還是壯遊者,都有宏圖大志想在遠方留下輝煌一頁,流芳百世。 http://imgur.com/zcRrUtO
↑Andrei Ryabushkin: "Noah's Ark" (1882) 4. 前導影片,最後晚餐,這可是個「違約」故事了。出走的人如大衛自命心負聖約,但聖約真放在眼前其實忍不住違約,寧可另起爐灶自立門戶,也不甘謙卑服從打造別人的王國。威蘭公司總部有大衛,殖民船「聖約號」上則有 Oram 大副,兩人都肩負使命但兩人都寧走自己的路,人與生化人都要「壯遊」,神交已久當然要見上一面呀! http://imgur.com/Zl7huDK
5. 太空漫遊,無垠星海傳來片段旋律,迷霧裡依稀可見的女性臉龐,恍若在無垠沙漠裡眼花看見了綠洲,更像是航海家在汪洋中聽到美人魚唱歌召喚。自有航海就有人魚傳說,是中世紀水手的致命戒慎,卻是安徒生童話 (1836) 裡淒美的的人魚之戀,是浪漫主義繪畫裡的礁石倩影。看不見也聽不清的人魚,總被浪漫旅人視為濃情的聲聲呼喚,正如一顆欣欣向榮的星球般是充滿生機的異國邀約,儘管守約的老派水手 Daniels知道事必有蹊蹺,壯遊的違約水手 Oram 當然要一探究竟! http://imgur.com/gVHjOWC
↑左:John William Waterhouse: "The Siren" (1900) 右:John William Waterhouse: "The Mermaid" (1901) 6. 異星森林,披荊斬棘,一如探險家尋訪異國古文明,土耳其 Mount Ararat 眾家國際考古團還只能站在方舟遺址遙想傳說,我們聖約號團隊遙想的普羅米修斯就矗立在眼前山頭!也許,可頌太空船也是艘方舟、是繼承普羅米修斯號的方舟、也繼承了「造物者邀請我們朝聖」的「聖約」?守約卻身亡的艦長是伊莉莎白蕭博士,違約出走的大副是生化人大衛,豈不是「聖約號」的一面鏡子? http://imgur.com/14X4JTz
http://imgur.com/4U1c4Sm
↑左:Simon de Myle: "Noah's Ark on the Mount of Ararat" (1570); 右:Mount Ararat 7. 方舟裡孤女聲聲喚、等待英勇的王子「帶我回家」"take me home",這是浪漫主義文學與視覺藝術最愛的騎士精神,也是流傳至今的古堡公主與白馬王子童話。普羅米修斯公主的十年前史實未必是這樣,但壯遊的王子總如此浪漫想像,每個昔日輝煌今日隕落的異國文明,都是等待我拯救的古堡公主。 http://imgur.com/f5LR5VV
http://imgur.com/gX0RxnH
↑Edward Burne-Jones: "The fight: St George kills the dragon VI" (1886) 8. 異星怪獸出現,要救公主必闖惡龍古堡,驚懼也是種浪漫。異星魯賓遜出手解圍,引領穿越巨型廣場、進入正中空心的穹頂聖殿、環繞著諸神巨臉,剛坐定的西方人總是先聯想羅馬萬神殿,但放大看類似的廣場神廟格局在地球眾多古文明都有。而曾經輝煌卻一夕間神祕消失的古文明,非阿茲特克印加兩大南美帝國莫屬。眼前的長袍魯賓遜,是奉守皇帝之約征服的 Pizarro?還是違逆總督之約征服的 Cortes? http://imgur.com/FwYpBMd
http://imgur.com/3InhgBV
↑Pantheon, Roma http://imgur.com/wGqbOKh
http://imgur.com/W3fLzb9
↑Templo Mayor, Tenochtitlan 9. 殖民者意在掠奪,當然誣陷印加與阿茲特克殘忍暴虐,建立滅絕正當性;但壯遊者意在自我實踐,則要以浪漫想像貴古賤今,建立創世使命感。大衛吟詩奧西曼德斯,昔日的拉美西斯二世,今日竟成腳下碎石。文明終將腐朽,今日竟淪罪惡遺禍,就讓我大衛代古人清洗;正如西方文明創始雅典特洛伊,竟在連串歷史衝突中令古城傾頹,今日我拜倫就來代言希臘爭取獨立,讓多元歷史亂耳的希臘成為民族國家,重歸原初純淨。 19 世紀拜倫東遊的東方主義,在 22 世紀成為大衛出走的異星主義,美好外星古文明殞落,今日就交給我恢復 (restore)其榮光。 http://imgur.com/U3E9aSf
↑Ozymandias colossus, Ramesseum 10. 大衛與華特,兩兄弟站在半圓廣場底端高台憑弔,正如雅典衛城劇場。新星居民罪惡荒淫,大衛學習工程師自居神來天降懲戒,讓星球重歸寂靜樂園創造新生,仿挪亞聖約與子民締結「異形聖約」。正如 19 世紀至今一路企圖恢復古希臘樣貌的雅典衛城(包括神廟與劇場),其實是兩千多年希臘羅馬拜占庭法蘭克鄂圖曼多元歷史疊加的產品,希臘獨立戰爭後卻被英國考古專家徹底清除一切亂耳,回歸「純淨」;正如拜倫獻身的希臘獨立戰爭,求的是 19 世紀浪漫主義的政治產物:只有希臘人的單一民族國家,上溯古代輝煌建立民族神話以回歸「純淨」。 http://imgur.com/sDKuTIx
↑Acropolis, Athen 談到雅典衛城,拜倫當然是渴望見它洗淨紛雜重現榮光;但當英國殖民者嘴臉現行,貴為英國駐土大使的 Elgin 伯爵把衛城中央巴特農神廟的 Elgin Marbles 運回英國充當大英博物館藏時,憤怒的拜倫毫不留情,309 行長詩《米娜瓦的詛咒》厲聲控訴古蹟盜匪,更控訴盜匪背後授權的大英帝國。身為帝國貴族子弟的拜倫,在此正式與祖國割袍斷義;身為人類菁英子弟的大衛,是否也將與罪惡的人類父輩割袍斷義呢?那還要看人類代表 Oram 的表現了。 http://greece.greekreporter.com/files/marmara-parthenona-1.jpg
↑Elgin Marbles, British Museum 11. 大衛與 Oram ,兩位壯遊者終於會面!眼前卻是兩個王國子民衝突的水面浮頭 Rosenthal ,這是浪漫主義繪畫奧菲歐的頭、還是奧菲莉亞的頭?不論是希臘神話還是哈姆雷特,違約的少年少女,一路汲營失足一步,慘遭報應身首異處,雙眼圓睜在水面上猶喃喃自語,訴說未竟的希望。而眼下兩位違約的少年,大衛與 Oram 終於在此相遇,兩個自立門戶的王國勢將水火不容,終有一人也要得到違約的報應,平躺身體正視己身死亡,口中喃喃自語掛念未竟之志。回想浪漫主義詩人們,哪一位也是屍體從水中浮現,抱著未竟的黯然呢? http://imgur.com/SeCo2nh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Nymphs Finding the Head of Orpheus" (1900) http://imgur.com/vr4gRNJ
↑John Everett Millais: "Ophelia" (1851-1852) 12. 自命拜倫的浪漫英雄大衛,手刃了他的愛人嗎?伊莉莎白蕭也許不只是公主,更是大衛追隨的艦長,是教導大衛愛與信仰的導師,自小性教育與感情教育缺乏的大衛,他的男女之愛是否與崇仰之情重疊在一起(時下正夯的補習班話題 XD )?浪漫的拜倫崇仰西方文明之祖古希臘,浪漫的大衛讚嘆異星古文明遺跡;是否,對有再造之恩教我愛的伊莉莎白蕭,雖然黯然身亡(目前死因不明),也要做成標本永久保鮮,就如人類做成木乃伊或是紀念碑永垂不朽、並由我完成妳未竟之志?當然,未竟之志是不是導師的已不重要,是繼承者心中浪漫想像的才重要。 http://imgur.com/aRVrCRm
↑可憐的蕭博士,劇照令人難過,海報美多了 http://imgur.com/PVzltGC
↑Mary of Burgundy, Church of Our Lady, Bruges 13. 曾清洗這罪惡國度的大衛,在與人類領導 Oram 水火不容後,也許對罪惡人類徹底失望之餘、也起了敵意準備宣戰、要以自己之力解放殖民船與那顆殖民星球、重新打造純淨的新樂園?當然要攜手兄弟共創大業!不過兄弟冷冷提醒大衛搞錯了,引的其實不是拜倫而是雪萊,未必關於大衛對兩位浪漫詩人的解讀錯誤,也可能只是大衛迷戀偶像身影迷糊塗了,流於感性執著而失了冷靜理智:拜倫與雪萊同樣關注民族獨立,大衛與 Oram 同樣心念異星創世,大哥你怎自我中心地覺得你就是馳騁戰場的拜倫、而不是壯志未酬從海上浮起的雪萊? http://imgur.com/PKWQ7yP
14. 聽也不想聽,快速擊敗小弟跟著偷渡上船,大衛還是滿懷背出家門壯遊宇宙的少年心,卻忽略了自己也已成為父親、等著兒子背出家門。廣場上人類狂奔,廣場底端大衛回首一眼後毅然前行,隨後黑異形也站了出來,父子都如霧海上的旅人。這浪漫主義繪畫開山代表,標題的 Wanderer 在德文既是「漫遊者」又是「健行者」,面對遠超出自己的自然,既是敬畏猶疑又壓不住征服大志。進化後初生的黑異形也是個 Wanderer ,步出聖殿一人背向鏡頭面對這未知世界,就是要自我實踐、打破疆界、乘船航向新世界無盡發展。大衛的兒子異形,也要壯遊! http://imgur.com/Eh17xzr
↑Caspar David Friedrich: "Der Wanderer über dem Nebelmeer" (1818) 15. 電影主角畢竟是大衛,第一隻有銘刻的黑異形沒上船、第二隻沒銘刻的黑異形倒是透過螢幕怒目相向,還好都有女英雄 Daniels幫忙解決了,兄弟愛慕的心上人果然與眾不同。新旅程、新天地,大衛也許仍懷抱某種創世或救世使命感,也許要保護 Origae-6 免於罪惡人類荼毒?也許要保護 Daniels也保護整船人類免受下一個殘酷艦長帶向罪惡?無論大衛有什麼理想,他都有可能太浪漫了,畢竟他還是要帶上兩個異形胚胎,他也許還覺得這是最完美的生物、是我大衛可以馴化的、我的人類父輩「只要像在馬兒嘴邊吹口氣」就能和平相處? 此時再點一曲信心滿滿的眾神進入瓦哈拉,進化版。(不過大衛又搞錯了,這是單幕歌劇不可能點「第二幕」音樂呀,不過母親很體貼還是找到了他想聽的 XD ) http://imgur.com/a3aeDJ0
↑《萊茵的黃金》劇照,大都會歌劇院 Robert Lepage 導演 (2010) 好吧,我承認我完全站在大衛這邊,努力揣摩他的心情思索他的作為,而且絕對相信他所說的「愛」。只是他的愛也許走向扭曲、他的理想也許太過純粹、他的構想也許太過浪漫、他的創世太過自我中心,才導致了這令人不忍卒睹的悲劇結果吧? 關鍵是:大衛和蕭的愛之船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還是慢慢等待下集吧...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1.56.34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ovie/M.1495100009.A.148.html
BF109Pilot: 二好像是目前最有共識的 真的工程師星哪會那麼兩光XD 05/18 17:50
bambooyu: 推浪漫主義!謝謝分享 05/18 17:55
也謝謝你!也許《普羅米修斯》都在補腦補學問,但《異形:聖約》都在補情補浪漫。
BF109Pilot: 其實以現有地球的科技邏輯去看的話 今天工程師星突然 05/18 17:56
BF109Pilot: 偵測到大衛開的船來了 可能會有IFF之類的機制 知道是 05/18 17:57
BF109Pilot: "普"片裡那顆星球那邊來的船 總不會就大辣辣讓他開到 05/18 17:58
BF109Pilot: 都市上空吧 總之我實在不覺得那顆星球是工程師星 05/18 17:59
我也覺得,一群會傻傻拜神的人怎麼看都不太像
taiwan81903: 二應該不難猜,感覺比較正常 05/18 18:05
valentine122: 你太扯,牽一大堆出來 05/18 18:05
hhwang: 你怪奇孤兒院的文怎麼只剩一篇?印象中你寫了好幾篇? 05/18 18:13
通常討論過了一陣子我就自己刪除,留在精華區裡。怪奇和這片一樣都挺浪漫地 :D
fnb10803: 兩年後見QQ 05/18 18:24
loki94y: 感覺是有殺耶 大衛對丹尼爾說他要對她做跟對蕭做一樣的事 05/18 19:02
當然要處處暗示有殺,才能引起觀眾激情呀!說不定後來狠狠打我們臉,更有戲劇張力。
BF109Pilot: 不一定啊 搞不好"作一樣的事" 是指躺大腿這種純情的事 05/18 19:05
widec: 同意二 看白巨人仰望的模樣 實在不像工程師 05/18 19:49
killerexpo: 你英文系的齁 同系推 05/19 01:32
哈哈不是啦,都是嗜好而已,以前很想讀英文系但阻力很大...
robertcamel: 好文啊,怎麼沒人推?補五真的亂浪漫一把的<3 05/19 06:35
robertcamel: CD完補推 05/19 06:52
謝謝!可能我還是寫得太冷僻了,再來想想該怎麼修 :)
nekogogogo2: 太補了,我消化不良XD 05/19 07:56
etowl: 好文~~~推推推 05/19 15:54
sgin: 有趣! 05/19 16:57
faiya: 13船員是象徵13使徒嗎?大衛就是猶大? 05/20 01:34
12 或 13 使徒若真要一一對恐怕腦補太過,畢竟電影對這點是完全呼攏過去不想多談的。不過違約者是猶大,這點應無庸置疑,在威蘭企業裡與可頌太空船裡是大衛,在聖約號裡就是 Oram 。
faiya: 在最後的晚餐上,耶穌對他的門徒們說「你們之中有人背叛了 05/20 09:17
faiya: 我」,聽到這消息所有門徒面面相覷,有的則急於辯解,有的 05/20 09:17
faiya: 立刻和周遭的人進行討論,但到最後仍然不知道叛徒究竟是何 05/20 09:17
faiya: 人,這和電影中,一直到最後一刻,才知道原來一直在身邊支 05/20 09:17
faiya: 持大家的生化人竟然是叛徒,但也無力回天了 05/20 09:17
說不定有這意思?不過畢竟大衛是新登船的,這要怎麼比對我還要再想想了...
rdant: 不是可頌太空船,是三峽金牛角太空船 05/20 12:36
這也是吃的嗎? ※ 編輯: mysmalllamb (1.171.152.224), 05/21/2017 01:47:21
woerns: 沒道理工程師吸與人類一樣的空氣吃一樣的小麥還有一樣的對 05/21 14:16
woerns: 神信仰,2那很明顯是外星的人類,文明可能只在古埃及階段 05/21 14:16
woerns: 看到他們的神回來了全体跪拜,可是神降下了災難… 05/21 14:17
JOHNJJ: 蕭應該是被大衛拿去做實驗了 那種死法不像是墜機 根本是被 05/21 18:58
JOHNJJ: 異形寄生 05/21 18:58
kai950415: 一直在等解釋拜倫跟雪萊的文 05/21 21:46
kai950415: 推推 05/21 21:46
kai950415: 看到可頌太空船一直在想是什麼... 05/21 21:46
larrylai2012: 有一幕蕭恩的投影邊操控飛船邊哼著take me home, co 05/22 13:26
larrylai2012: untry roads, 如果是開去找工程師哼這首感覺怪怪的 05/22 13:26
larrylai2012: ,導演大可安排哼唱別的歌曲?會不會是準備開回地球 05/22 13:26
larrylai2012: 了?也意味著shaw得到答案,而轟炸和死亡是發生在回 05/22 13:26
larrylai2012: 家路上。 05/22 13:26
larrylai2012: 也許是大衛不滿足於工程師所給shaw的答案,認為自己 05/22 13:32
larrylai2012: 是更優秀的存在,利用black goo讓自己成為造物者, 05/22 13:33
larrylai2012: 更升格為神 05/22 13:34
p1ayouro1e: 這篇也太浪漫了吧!! 09/07 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