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ovie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神佛當道,可畏的還是人間。神佛有無邊法力,奈何我人有無盡邪惡算計。 作為近期不斷被和《大佛普拉斯》比較,巧合有些雷同情境和元素的電影,一樣是拜佛祖 菩薩,故事說的都還是人間。《血觀音》不一樣的地方是,剖開來,它是一個沒有鬼神的 恐怖片,剖開過程彷彿一個浦澤直樹筆下那種怪物約翰、喪失人性惡魔的誕生。 相似的主題橋段——官商勾結、潛規則、被自殺,放在截然不同的形式裡,意思和解讀樂 趣可以完全不一樣。如果《大佛普拉斯》把世界分化成彩色和黑白,攝影機是架在玻璃窗 外,貼望著高貴明亮的鐲子,深手永遠碰不到便默默退回黑暗;《血觀音》完全讓人陷入 整個艷毒的繽紛叢林,在那裡,漂亮花紋的毒物彼此蠶食鯨吞。 你也可以表面上把《大佛普拉斯》理解為男性的電影,而《血觀音》截然相反。但這樣的 劃分是表層的,《血觀音》未讓傳統性別結構裡的生理男女必然對立為某種不可變動的高 下關係,而是架空式張羅了一個可互相置換的,不分性別、身份、特徵都可對號入座的權 力鬥爭位置。 透過黑金剛、底片相機、中國式庭園以至於棠將軍——秋海棠的棠。楊雅喆不刻意隱瞞的 歷史性和政治指涉關係,讓《血觀音》也能作為一種導演或藝術家個人政治選擇和社會實 踐的背書來解釋,太多的名詞與歷史雙關,望之既視感重重。只是作為一種政治寓言或嘲 諷,還太小看《血觀音》的企圖。它要說的其實是更精準、更簡單的普遍概念:權力與控 制。 人對人的控制。放在這個議題旁邊,神佛、政治場合都變成表題,不過是核心問題家庭場 景的變形。一家三代,不,一家三口,從棠夫人建構的權力秩序下,彼此拉鋸、消長與易 主。 《血觀音》的形式養分是很夠的。各種跟棠寧水彩顏料擠出來的一樣泛濫濃豔的符號、華 麗到有些荒謬甚至超現實的場景設計、後現代元素,還有每個人都在「表演」的虛假性。 假作真時真亦假 要肯定這樣的虛假作為一種特徵,建立在這虛假是刻意為之的前提上。 如果《血觀音》敘事節奏上的「疏離」感不是楊雅喆刻意要的——布雷希特那種打斷觀眾 、使其坐立難安從而反省的效果。那就是作為導演功課上的技術輕忽了,也許《血觀音》 就是太過把它的天平倒向光影、色彩技術層面這端的,一席形式上色香俱全,內在營養成 分卻有待商榷的失衡畫面饗宴。 即使我喜歡棠寧,更多是喜歡棠寧本身。即使肯定吳可熙的吃力表演,有時是太過用力要 成為棠寧,而棠寧成為吳可熙。自有的語速和停頓形成的一套節奏,讓她在電影前半部分 ,秘密還沒鬆口,角色心理、行動不明未能幫助自身存在份量的情形下,「演」的痕跡明 顯。賤民,一開始冷冷丟下這詞,兀自轉身,令人摸不著頭緒——平常有人這樣說的嗎? 《血觀音》還有一些地方未見表演把豐富的劇本、台詞寶藏(尤其黃麗群捉刀?)有效率 轉換為攝影機運動下活潑、連貫的演員互動。 有時候展現作為一個愛電影觀眾的仁慈和對本土電影產業的希望,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是比 較輕鬆的。深呼吸幾口氣,假裝沒聽到那些口條不順,把生硬理解為表現風格的意圖,一 切便可以稍稍合理化了。如果這些虛假性是預設的,那麼一切人物的行動表現,就有得解 釋了。 如果那種疏離與虛假的預設為真,所有人都在「表演」的話,這些就成立了—— 註定悲劇式毀滅形象的棠寧,叛逆浪蕩只是以攻為守,作為掩(演)飾自己權勢中空、自 我脆弱的幌子。 口蜜腹劍的翩翩明知道真相,在棠真的面前扮演假手帕交,在背後以耳語嘲笑。 棠佘月影,演最大的棠夫人,念經、書畫不為外物所動,是城府最深的岳不群。透過惠英 紅自身內斂表演與情節推展,非爆發而更為有力地緩慢扭曲,讓觀眾看到她的美好肌膚一 分一秒崩解,曖曖露出醜陋的部分,步步掉進這不知道陰影面積有多大的,月之暗面。 最初年紀幼小,沒有完全進入染缸,時而晦暗,時而光明的棠真,投注一隙生機以為存在 的愛情世界幻滅以後,她也明白了江湖規則——得學會開槍,用言語和行為的子彈排除體 制的一切障礙,最後讓觀眾見證她的麥可柯里昂式登基。整個戲就是為她走秀鋪的紅毯。 你怎能不愛的棠寧 Mama ooo- 媽...  I sometimes wish I'd never been born at all- 有時候我多希望我從未出生 想點播一首自我告解的《Bohemian Rhapsody》送給陰間的棠小姐,祝她快樂,工作順心。 棠寧的畫美麗猙獰,是和自己一樣的宿命色彩。她是一個波西米亞藝術家,讚頌個人主義 的嬉皮。 棠寧其實是最真的,道德立場上最需要觀眾陪同的血肉角色。不管出自主動或被迫,最後 她犯禁縱慾,嬉戲人間,以混世魔王樣貌的不安定存在登場,擾亂了整個和諧氣氛。她服 用藥物,阻止母親念經,破壞一切棠夫人編織的美好秩序——但那只是她僅能手揮著玩具 劍,在母親不為所動的鋼鐵城府面前,以卵擊石的可憐樣子而已。 如果《血觀音》這一鍋冰冷的政治毒藥,參混著一些適口糖霜,讓你服下後曾經感到被欺 騙的稍稍溫暖,這之中真實存在、卻被毒性蓋過的糖霜就是棠寧的人性。 只是劇本對棠寧是那麼殘忍的。她是棠夫人的名牌包。她要棠真幫忙跑腿買顏料,別跟老 的學江湖手段,棠真裝作沒看見。她想帶著棠真走,棠真不接受她。作為骨肉,那是人所 能感覺最辛酸的一刻,但棠寧終於看破,解開棠真的手銬,逃離母親的子宮,拒絕再複製 那樣的威逼勒索。她是想要金盆洗手的劉正風,無奈江湖血腥,不是讓你說走就走。 遠方的硝煙火光,棠真或許能裝作沒聽到,但觀眾那一刻都是被震聾的。這樣殘忍解脫和 權力囚籠裡的苟活,哪個好?看棠真長大後並沒有活得像個人,而棠寧走得一身瀟灑,你 怎能不愛棠寧? 潘朵拉的盒子、三女神的蘋果、符號意象大亂鬥 不似「大佛」的宏偉體積,「觀音」被放在小小盒子裡,始終也不像前者曾展示或暗示代 表著更高道德、正確價值的「神佛」視角,《血觀音》的片名是比較曖昧的。 「觀音」不那麼明顯存在,卻另有一些詮釋可能。它被放在盒子裡,一開始棠真拿著,這 是非常重要的。開箱,看到斷肢的觀音(段忠、段義,取名上的雙關更強化了不祥),彷 彿也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預告接踵而至的麻煩、兇殺。最初盒子在棠真手上,觀音的毀 損也因為她,也象徵實際是棠真開啟了盒子,並且也成為了潘朵拉的盒子。潘朵拉盒子的 原意不只是釋放災難,同時也存在另一種極端——希望的可能,潘朵拉即時關住盒子,把 希望、良善的事物守住。 這樣亦正亦邪的特質,恰如其分表現在年幼尚存天真,又將要被帶壞的棠真身上。 《血觀音》符號網路的編織,從猩紅的魚包藏不軌、炒地就是麝香貓咖啡運作的道理,到 引來最多猜解的蘋果。蘋果這樣普遍的物件,在各種傳說事典和文化脈絡裡分岔、複雜衍 義。自己聯想到的卻是引發特洛伊戰爭的金蘋果——代表著權力、心理不平衡的種子,尤 其又是「三女神」之間推擠搶奪的。三女神之中,棠真是笑到最後的那個,笑得你發寒。 你可以說《血觀音》是電影符號學的絢爛煙火秀,卻不見得是經濟實用的做法。畢竟在有 限的兩小時為標準的劇情片形式裡,就算以最偏離商業考量的創作精神、藝術家欲和觀眾 對話的企圖出發,塞了這麼多的資訊,例如麝香貓咖啡的調情夜晚,黃綠的調色打光都飽 和到,讓最樂此不疲的腦補者也審美疲勞。 《血觀音》最想要說的並不複雜,只是形式上訴諸太多符號,在這灘繽紛血池裡黏膩攪和 ,有時累了難以脫身。如果我會看第二次不是因為我喜歡,而是第一因為資訊量太大無法 一次收穫,二是實在太愛棠寧。既然導演對她那麼殘忍,觀眾就給她更多溫柔。 The Root of Evil 邪惡的起源 每天可以對婆婆......不是,翩翩,說話,這樣她有機會早點醒過來。但棠真從來就不是 希望翩翩醒過來,一個病床上下,是兩個世界,各自盤算。 結局的另一個病床,是這種控制與被控制的極端扭曲場域,放大的完全體版本。 那種結局彷彿是說:「你先睡,一覺醒來,世界會更爛。」 棠真看清楚世界規則就是這樣 但也沒辦法了,於是學會開槍殺人,然後麥可柯里昂式地登基。《血觀音》把觀眾丟進權 力場域感受這蠻橫,必得透過最後那場暴力,使得棠真在兩種意義上——既是長久以來她 窺看想要得到的啟蒙與不符期待的破滅——看清場域的規則,唯有行使暴力,她才能生存。 像《白色緞帶》一樣,沒有聽到槍聲,沒有見血封喉,你卻知道邪惡誕生了。 經典排名: 1.我插播 2.我要喝水 3.你一定要長命百歲,萬年富貴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5.159.62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ovie/M.1512146218.A.0E0.html
rada118: 公主命,丫鬟身 12/02 00:45
rada118: 我覺得棠寧一般,婊是很夠但又不太自然,沒看出來她是演 12/02 00:49
rada118: 真真的媽和愛 12/02 00:49
kougousei: 公主命,丫鬟身配上惠英紅的表情真的也蠻經典的 12/02 00:50
dragon50119: 公主命 ㄚ鬟身那段的惠英紅演技真的超強 12/02 01:00
※ 編輯: takumixnobu (36.225.159.62), 12/02/2017 01:02:49
viola0521: 公主命ㄚ環身 12/02 02:32
Fanlic: 個人覺得棠寧演母愛跟小女兒的地方都很到位椰 看著顏料、 12/02 07:38
Fanlic: 騎車載真真那邊還有躺在棠夫人腿上撒嬌都很自然 12/02 07:38
donkilling: 同意這篇 12/02 09:33
BrokeBackM: 有金馬獎水準的臺灣後宮真煩傳,很okay啦 12/02 11:54
sleepyrat: 吳可熙在演,棠寧也在演,只是不像棠夫人那樣,已經把 12/02 20:54
sleepyrat: 白手套的工作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12/02 20:54
ksvincent: 我忘了長命百歲萬年富貴是哪段劇情了 12/03 00:49
ddandelion: 推 寫的真好 12/04 00:12
zergtide: 推 12/04 22:52
xuprmpau: 推 12/05 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