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ovie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爭議船手 Donald Crowhurst 的事蹟,英國電影界與電視界已經拍過超多次,這次選柯林叔來拍他、並且選瑞秋懷茲帶著小演員們一起來著重家庭,讓這樣一個道德徹底失敗的負面人物能夠討人喜歡引人認同,也許也算是為他得到遲來的憐憫 "The Mercy" 吧? 拍這種爭議人物爭議事件的拍法可以有很多種,可以很平淡也可以很黑暗也可以很戲謔,可以選擇激起觀眾的同仇敵愾、嬉笑怒罵、或觸目驚心。Crowhurst 可以是個自私追夢拋家棄子的 playboy、可以是個在妻小面前追求英式榮譽與男性雄風的失敗男人、甚至可以是個以管窺天自大膨風欺上瞞下又不敢負責的鼠輩?很厲害地,此片把這些負面面向都直言不諱地拍了,卻讓導演和柯林給拍得引人認同賺人熱淚,簡直魔術。 https://imgur.com/0Aj4phn
家庭,罪咎的背景 本片大體是挺照史實拍的,Crowhurst 事件的具體紀錄一是他留下的航海日誌與航海圖、二是他與外界的通聯時間與紀錄。史實中他的船被發現時,也就只有這些東西而已,只知道少了一個水鐘也少了一個人。他自此失蹤至今、從未被證實死亡(當然也從未給人訪談過),此片就基於有限史料(且相信他記錄的都是真的)、對無人可見的船上生活與心理大膽揣想詮釋。而這詮釋的基礎就大量建立在他啟航前的原初生活了,尤其是家庭。 史實的 Crowhurst就是個航海器材生意人、卻是個生意失敗的生意人,這點在本片只靠一次商展推銷失敗輕輕點到而已。離開商展後,本片剩下的小鎮家庭時光都非常樂觀正向。無論生意怎樣,他在孩子心中都是如山高如海寬如林深的父親,聰明睿智愛妻子更啟發孩子。這些是他家人們對他的描述,與他留在世人心中那「生意失敗、舉債豪賭、黑心作弊、羞憤自殺」的印象截然不同。 這個家人觀點,就成了本片「翻案」或至少說「另類」的出發點。我們都知道柯林叔經典戲路就是令人仰之彌高的紳士,他的角色總是儘管內裡可能有諸多缺點、但外表永遠挺起個紳士風度令人如沐春風。這風範在本片開場戲份非常重要,尤其在 Crowhurst與妻子一來一往工整排比層層推進的辯論中,告訴我們他不是個自大的賭徒,而是為了完滿一個自我的心靈、挽救養家所賴的公司價值、更為了給孩子們做個啟迪心靈的好榜樣!為己為子為家三合一,這不是個賭徒騙子之旅而是個愛與夢想之旅呀! 獨帆,罪咎的形成 同一個有限史料的史實,可以說出截然不同的故事,導演帶著柯林瑞秋與孩子們若無其事地(也很英式小清新風地)達成了這艱鉅任務,才奠定了觀眾接下來面對黑暗劇情的同情基底。片頭開始航海英雄 Chichester 爵士外表光鮮亮麗實則暗藏玄機的開賽演說,重點恐怕不是「環球不靠岸」這技術問題,而是單人獨立駕船的「獨帆」問題,台譯片名《獨帆之聲》是把這個中國文化傳統的「慎獨」議題給帶進了:少年 Pi 也許還要自我分離出一個理查帕克來相處,東方舉頭三尺有神明西方則舉頭三尺有上帝,那講究自我修身的儒家舉頭有什麼呢? 此片的 Crowhurst儘管後來漸漸出現各種幻視幻聽,開始像少年 Pi 一樣不獨了,但前半段理智尚清醒時恐怕不是舉頭三尺有神明或上帝的信仰者,而更像儒家修身模型下的「獨」。因此,我們可以看到 Crowhurst一開始是不知天高地厚迭逢挫折、很快地知道自己根本不夠格只能在大西洋打轉,然後比較驚悚的是在柯林叔的平靜詮釋下,也沒有什麼魔鬼誘惑或冒險家的貪欲作祟,他就只是很平靜地瞻前顧後動動腦筋解決問題,做出了最理性有利的冷靜選擇:虛榮大獎我不要、公司房子賠不起、就惦惦吃三碗公志在參加不在得獎、為家人低調留個清名吧。 光是開始航海圖作弊、通訊報假位置,應該很多當時讀者與今日觀眾都認為已經是罪不可赦了,不過編導與柯林叔的詮釋就是要把所有罪過的背後苦衷給挖到最深、把苦衷下走上歧路的心路歷程做到最立體、把罪惡之路的身段做到最謙卑。我們不敢説其他電影對帶罪之人不會給予這種同情的處理,只是他們往往只是電影反派或配角在計畫失敗後黯然自盡,讓觀眾滴兩滴眼淚後就回去為主角的勝利慶祝了。此片倒是把這一般電影常見的帶罪惡人給聚焦為主角,站在他的角度體察他到底,甚至暗暗希望他錯路走了就好好走完吧,別再三心兩意節外生枝。 然而「慎獨」問題再起,我們才知道他這英國社會養大的西方心靈終究是無法「獨」的,若能真正以完整自覺建立完整自信、審酌利弊得失與善惡功過,恐怕 Crowhurst冷靜著手精準計算的矇騙計畫才真正對大家都好。只是日子一長考驗一久,就知他的自覺與自信並非自身可完滿,仍一定要有幻想妻子撫慰鼓勵、一定要有舉頭上帝當頭棒喝,然後自己逃不過那罪咎之重,只好放棄一切人間蒸發。到底人應以真正完整的自信與罪共生、還是應該把心交給上帝自我懲戒以贖罪?這部基於史實的電影沒有答案,只給我們看其中一個選擇的結果。 媒體,罪咎之輕重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主角 Crowhurst既然這麼愛家,何不不顧一切回來就好了?就算說出真相臭名一世、就算輸了公司輸了房子、還有什麼比活著和家人一起更重要?我也是這麼覺得,只可惜此片的 Crowhurst不這麼覺得、史實的 Crowhurst也沒這麼做。沒辦法,英國傳統男人的紳士風範與騎士精神,恐怕比舉頭三尺的上帝還要強勢地由外影響個人的「獨」,儘管人人都有能力獨立駕馭自己,但不是人人都有這能量堅持做下去,當外部不論是宗教還是社會的巨大價值把個人壓得喘不過氣來時,就見真章。這是英國精神綁死英國人自己,我們在另一場景則看到了另一種極端。 我最印象深刻的台詞竟發生在公關小弟與老闆間,當老闆信口開河叫小弟打假新聞稿時,小弟搔頭「我不懂」、老闆老氣橫秋「如果你懂這位子就你坐了。」XD 行走世界外部道德枷鎖很多,個人自主之「獨」也有其動能,只是本片選了兩大男主角來當這動能展現的光譜兩極,一端是讓道德枷鎖壓抑到死的船手 Donald Crowhurst ,另一端則是毫無道德底線我自獨行的公關 Rodney Hallworth 。這位 Hallworth拉著金主也拉著夫人一起創造英雄消費英雄,更拉著整個 Teignmouth 乃至倫敦把這激情炒作無限延燒。話說英國千年騎士精神與紳士風度,哪個不是這樣炒出來?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本片的海水竟然沒覆舟、倒是讓鋪天蓋地的媒體覆了,正如妻子片末憤恨控訴的「你們這週造英雄、下週獵女巫」,儘管媒體炒作本是虛幻,但無法「慎獨」之人在媒體巨浪面前就如同在上帝或騎士精神面前,任自己被浪潮席捲。上帝媒體與騎士精神皆虛幻,只是要能不像 Crowhurst舉手投降、也不像 Hallworth無法無天、而能建立自我道德與理性的「獨行」者,幾希矣。 人都很有限,不論是英雄失敗還是罪人犯錯的故事,背後恐怕都有無限苦衷,只是昔日媒體報導讀者高潮、與後世影視創作觀眾高潮又有什麼不同?此片以片名 The Mercy訴求給這位英國歷史打臭舉世嘲笑的英雄一個 mercy,也許也提醒我們給所有文學影視作品上被一竿打臭的奸角丑角們,也保留一點 mercy,傾聽每個人可能不為人道的苦衷,也回頭想想我們自己面對類似情境時、又有多少獨立自信能穩穩掌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MmUxS0fpIg
此片的可憐罪人是 Crowhurst、失德媒體是公關 Hallworth,他還把一整個 Teignmouth 小鎮都帶上了造神的狂熱。雖然這是一頁 Teignmouth 不堪回首的歷史,但 2015 年此片拍攝時可是動員了大量的當地居民開心來當臨演的,竟然讓這個維多利亞時代風光一時而今沒落的傳統港市兼海濱度假鎮,在今年此片上映後重登英國旅遊版圖! https://goo.gl/KW8Wp2 ← 衛報 2018/2/17 電影與旅遊文章 此片拍了好多 Teignmouth 的遠景近景簡直如詩如畫!如果大家到英國旅遊有機會從倫敦往西邊走造訪 Devon郡,值得來到這附近轉個幾天,中有《獨帆之聲》的 Teignmouth 、南有克莉絲蒂旅館兇殺小說的 Torquay-Paignton-Brixham 之「英國蔚藍海岸」、北有 Exeter-Sidmouth以及紅土斷崖侏羅紀海岸,美不勝收! https://imgur.com/OY8TcFH
-- 話說昨晚下班後場次竟然包場... 柯叔在台灣魅力不再了嗎?明明比金牌特務還帥呀!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1.156.190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ovie/M.1524539989.A.B88.html ※ 編輯: mysmalllamb (1.171.156.190), 04/24/2018 12:04:45
nunlove : 推這篇! 04/28 21:07
xholmes : 感動推 05/01 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