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這篇跟《愛的牢籠》極有關係,請先閱讀前文#1Yx7S_W7。 ────── 《愛的牢籠-續》 這……這裡是哪裡?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幹什麼? 男子再度現身懸崖邊,不過,遠古之前的記憶告訴他,小心不要落入山谷,否則他會…… 他會…… 我會怎麼樣? 咻咻啪啪啪咚咚咚。 他摔下山谷,喔喔啊啊啊噢噢噢,熟悉的感覺再度回來了,不過這次山坡失去綠意,只剩 下枯木,以及同樣銳利的石頭。 不過,他依然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幾分鐘後,他再度現身在懸崖邊。 他想起來了,那個遠古以前的名字,我是山神。 他穿著一樣的衣服,依然是量販店的長褲,他知道他不是登山客,只是一個愛廢話的無聊 男子……不過,他是神,至少遠古時期,他是神。 他彷彿還記得曾經有人替他立了塊飛躍姿態的木雕,跟林哲瑄差不多的姿勢,當時他捨身 取義,為了救幾個師公,而後,他投胎轉世,變成人類。 他這次回來,跟上次現身大有不同,他依稀記得身為人類時的記憶,那一世他轉世為人的 記憶……他應該經歷了多次輪迴,但不知為什麼,他只記得那一世。 而且他也記得她,山女,她還在嗎? 這裡的景象已經跟記憶中有些不同,雖然隔了數十萬、數百萬、甚至數億年,但是山神還 記得這座山,名為「妻來山」。 唯一不同的是,後人曾經一度稱呼這座山為「山神守護的妻來山」,雖然因為地勢險峻, 仍偶會有山難,不過再也不會有人說這裡是厲鬼盛行的妻來山,他們給了一個別稱,「奇 來山」,山神守護的「奇蹟自來山」,眾多登山客在這裡,都見過一個飛躍的男子,擒抱 了一團白色女影,往山下縱身一躍。 (好啦沒見過的也會瞎掰說有見過,人類就是這樣嘛~) 不過為了稱呼方便,我們仍舊稱呼這座山為妻來山吧 妻來山現在已經槁木死灰,雖然不知道現在是什麼季節,就連毫無體感溫度的山神,也能 夠感受鑽入骨頭中的寒意。四處的景色,都是些灰木,踩踏地面也只覺乾枯堅硬。這裡, 似乎沒有任何生意,山神也感受不到任何活物。 所見之處,幾乎漆黑,偶會有不同顏色的光線,從各種不同角度照射地面,忽明、忽滅。 那個是……那個是什麼?山神抬頭一望,天上一個巨大的黑影,似乎即將壟罩大地,不過 ,他有想找的人,先擱在一邊吧。 暫時別抬頭。 山神往山下走去,隨著步伐,他似乎逐漸找回記憶,這條小徑……雖然已經物換星移,但 他似乎能循著肌肉記憶,找到她。 山女,她果然還在。 她躺在多年前的中繼點營地,她躺在地面上,望著天空,似乎正在發呆。 「山女,好久不見?」 名為山女的女子,聽而不聞。 「喂!山女!」 山女摀住耳朵,可惡,我的幻聽怎麼又來了,她咒罵。 「是我,我是山神。」 山女轉頭望去,她這才發現確有此人,發聲者,正是山神。她緊張地直哆嗦,縮起身子, 像是剛被丟到火鍋裡的蝦子,「我沒害人啊!我沒害人啊!」 她又摀住耳朵,多怕又聽到了那個再熟悉不過,不斷重現的咻咻啪啪啪咚咚咚。 山神溫柔地望著她,直到女子冷靜下來。 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盤腿坐了起來……「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人類應該早就…… 早就已經滅亡了呀?」 「滅亡了嗎?又過了多久了呢?」山神似乎不明白,他問了山女。 「好幾百萬年了……還是好幾千萬年了……我也不知道,就連太陽都變成白矮星,不再發 光了。」山女這麼說。 「哇,妳從哪裡聽來的,白矮星,妳好像懂得很多呢?」 「好久好久以前,我聽上山的登山客說的。」 「他們還說了什麼?」山神似乎有點興致盎然。 「剩下的我沒聽完,我被長得像你的NPC,飛撲到山谷裡了,我重生後,他們就不見了。 我每次都只能斷斷續續的偷聽人類講話,你真的很煩……真的很煩。」原來,山女即便過 了幾百年,早已無害人之心,但過度敏感的NPC,還是會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將她 往山下砸去。 但山神並不知道NPC的存在,山女這才娓娓道來,山神後來形成的NPC,是怎麼樣對待她的 。 「原來如此,對不起,可真是委屈妳了。」山神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我後來也總算懂了,原來要捨身救人……才能夠投胎變成人類……但是你的NPC在我快 要靠近人類時,就搶先一步把我撲向山谷……所以我也根本沒機會投胎。」山女這才總算 說了幾千萬年來的困擾,人類早一步世界毀滅,所以她從來沒有機會,嘗試再轉而為人。 「那可……可真是對不起你了……我……我沒辦法控制……或許山神……那些師父,還有 那些虔誠的登山客,讓我的願力太過強大了。」山神是真心的,畢竟後來他轉生為人,真 正的「山神」做的事情,他無能干涉。 「我不怪你。」山女搭了搭同樣盤腿而坐的山神。 說也奇怪,山神竟然在女子的手上感覺到一絲溫度。 「我好孤單,好幾千萬年來……只有我一個人……自從你離開後,再沒有人跟我說話了。 」山女落下眼淚。 山女說的是事實,很多年後,她早已不再有害人之心,在她心裡,只剩下無止境的孤單。 後來,她甚至會故意假裝想要害人,讓NPC山神再度出現,尤其在山神轉生的一百年後, 她推估山神應該已經投胎……他會不會再回到這座山呢?說不定這次出現的,不是NPC, 就是山神了。 「我記得我……我那一世長大成人後,也曾跟母親來爬過妻來山呢。」山神開始回憶過去 ,他那輩子的父母親,都是山難救援協會的成員,所以他當然也成為了愛山成痴的登山客 。 不過,他身為人的期間,卻忘了曾為山神的種種。他只爬過一次妻來山,是因為他下山以 後,病了好幾天,師父告訴他,他的磁場與妻來山不合。 「或許你跟山神犯沖。」山神還記得那個師父是這麼跟他說的,可是,他現在回想,他就 是山神呀,或許他是跟山女犯沖才對。 「我以前很討厭你,在你還是山神的時候。」山女坦白,但她強調,過了幾百年,當人類 滅亡後,她卻是無止盡的懷念他,山神。 「你這次記得嗎?」山女開了一個新話題,那是好多好多年前,她們的舊話題,你是否記 得身為人的一切。 「我……我這次記得了。」 「那你願意跟我說嗎?」 山神點頭。 山神投胎後,他轉生到一個登山客家族,雖然是漢人,但世世代代都喜歡挑戰高山,他們 的祖先,不少人都死於山難,但或許是這個因素,他們後世卻更常爬山、挑戰高山,最後 甚至跟山友組織了山難救援協會,他們想要拯救其他不熟悉山,卻貿然挑戰的登山客後輩 們。 山神的父親姓山,幫他取了個洋氣的名字,山徳森。 山德森的父母親很晚才生下他,對他疼愛益加,別人下課去補習,他們卻讓孩子去附近的 山林冒險,當然,他們都陪在一旁。 他們相信,喜歡大自然的孩子不會變壞。 他的一生很平凡,就讀森林系的他,雖然在求學過程中不斷被不熟的親戚長輩說,讀這個 要幹嘛?以後要去獵山豬嗎?不過,他才不管,他天生就屬於山。大學畢業後,他很自然 地進入林管處工作,閒暇時間,他就會跟一夥同好去爬山。 「你有結婚嗎?」山女打斷了山神。 山神點頭,他這麼一說,他才想起了自己的妻子……那一世的妻子,他很晚婚,似乎是四 十多歲才結婚……牛牽到北京也還是牛,山神即便離開妻來山,也還是愛廢話。他過度多 話,偶而也會迸出幽默的話語,不過他這種個性成了大家眼中的開心果,反而讓大家只把 他當成好朋友,經過多名女性朋友認證,他真的是個好人。 山女皺了眉頭,畢竟眼前這名男子又在廢話離題了。 好,讓我們故事繼續。 山德森在一次大學返校座談時,對一個同樣是森林系的學妹一見鍾情……那個學妹艾莫黎 (怎麼又是這種洋派的名字)……後來成為了她的妻子。 妻子艾莫黎,她的長相似乎跟山女十分神似呢,不過山神並沒有告訴山女。 山德森跟艾莫黎生下兩個活潑的孩子,他也為了妻小,從山上林管處的工作,選擇轉調到 了城市裡的林業局。 不過,每到假日,他跟同樣喜歡山林的艾莫黎,都會帶著孩子去爬山,當然,都是一些難 度較低的小山。 山德森跟艾莫黎,雖然也加入了山難救援協會,但他們並沒有選擇讓自己的孩子跟自己一 樣,以山林為志業,他們選擇讓孩子自由發展。 一個孩子,出國讀了設計,有鑑於台灣企業把設計人才只當「美工」,意見總凌駕專業, 極少部分的人才能夠成龍成鳳,他並沒有選擇回國,便定居在國外。 一個孩子,則喜歡敲敲打打,後來開了一家機車行,他的風評不錯,為人誠實可靠,同業 看見人家牽車進來總會敲竹槓,沒事就拆坐墊,報價八萬一,但他都還是算一般價格,有 時候敲敲打打接接線,車子就能跑了,單純收個工資。 「你們的教育很成功呢。」山女稱讚山神。 「沒有,都是我們家艾莫黎會教。」山神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眼中露出的光輝,彷彿讓山 女看到全世界。 那一瞬間,她竟然感到一絲絲忌妒。 山德森征服百岳兩次,其中第二次征服百岳,艾莫黎全程陪伴著他,當然,第二次攀登, 他們略過了妻來山,妻子擔心他再犯沖。 要是他們真的來了,或許山女就會認出她了吧。 山神看了眼前的山女,嗯……她跟艾莫黎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呢。 山德森因為人緣極佳,當選了幾次山難救援協會會長,由於他的話真的很多,竟也接了好 幾回校園演講,主要談論他眼中的山,還有山難救援軼事。 後來,一個導演主動跟他聯絡,希望跟他合作拍一部關於山難救援協會的紀錄片,「攀 登吧!老屁孩!」,由於他說話風趣幽默,形容故事生動活潑,紀錄片頗受好評,但是一 開始導演希望以他為主軸,但他希望讓更多人入鏡,山是大家的,對山的愛,大家都一樣 ! 山德森這麼堅持,所以他只負責了起頭與結尾,當然還有貫穿整部紀錄片的旁白。 不過,觀眾反應,他們真的很喜歡這一名討喜的會長。 山難救援協會遂越來越知名,以前山難救援協會全台只有三個分會據點,最後,只要當地 有海拔兩千公里以上的高山,該縣市的山友,就會跟山德森合作,籌募山難救援協會新的 分部。 由於他們推動山林知識不遺餘力,台灣的山難事件已經大幅減少了呢! 他在談論這些時,都把功勞歸功於協會所有志工,但山女聽得出來,他也很驕傲,關於山 難救援協會的種種。 山德森後來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再也無法負荷高強度的攀登活動,在他晚年,移居國外的 孩子曾經建議他出國養老,放下山難救援協會,享受一下閒適時光,不過他的身體已經漸 漸出了狀況,山德森心想,如果出國,每次生病還得回台灣看醫生,太麻煩了,乾脆留在 台灣,總不能像黃安一樣,生病以後才喊著愛台灣回國呀。 八十七歲那一年,山德森在家中病榻臨終時,艾莫黎陪在一旁,妻子溫柔地俯身親吻了他的額頭,他抬頭伸手輕撫,似乎還能感覺到妻子的雙唇呢。 子女以及孫子女們握著他的手臂,他感覺家人的愛意充斥著靈魂,就連在國外定居的孩子,都將一家老小帶回臺灣,陪伴爺爺的最後一程。 我真不想離開……真不想離開人世。 可是他想了一想……我這一生……似乎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好棒……我好羨慕你。」山女露出欽羨的表情,當然,礙於篇幅,我只能稍稍節錄山德 森的一生,他說的內容,比上面還要多上好幾倍。 「那妳要不要跟我說……這些年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呢?」山神開口。 山女一直都是一個人,她孤單寂寞難耐,內心空洞乏味,有一段時間,她甚至悶出了病, 不過她調整心態,轉而更親近那些動物。 她這才發現,所有動物皆有靈性,幾乎多數動物,都看得見她。 她花更多時間在陪伴動物,而且她更是復育藍腹鷴的功臣呢,每次人類只要稍微接近藍腹 鷴的棲息地,她就會去嚇唬人類,雖然她總是會被NPC山神撲倒,不過人類早就被嚇跑了 。 那些動物,似乎也習慣了山女的存在,在她走入林間,總是圍繞著各種動物,牠們蹭著她 的腳,甚至為她高歌。她總會想起山神……那傢伙總自稱是山神……那我也可以叫山母吧? 「所以我要叫妳山母嗎。」 「不必了。」山女翻了白眼。 山女接著說,好幾年後,人類登山客銷聲匿跡多年,她大概也知道人類滅亡了,從那之後 ,她就再也沒見過山神NPC了。過了更多年後,太陽也不再發光了,大氣層也消失了,每 隔幾個月,就會有小行星撞擊地球。 她總是好害怕,所以,她更想山神了。 宇宙,似乎正急速縮小,宇宙最一開始就是大爆炸產生,而後不斷膨脹,現在,宇宙的壽 命將至,也是以向內坍塌的形式。 天上偶會冒出的光亮,就是其他發光的恆星,因為宇宙塌陷,逐漸靠近地球,卻反覆被其 他行星遮蔽、或未遮蔽時所傳來的光芒。 兩人頭上的巨大黑影,就是即將撞擊地球的另外一顆行星。這顆行星的規模遠超以往,或 許…… 地球,即將毀滅。 「既然如此,我們去散步吧,別坐在這裡了,妳帶我去重新認識妻來山。」山神拉起山女 。 好幾百萬年前,山神帶著初登板的山女認識環境,而現在角色反了過來。 「妳帶我攻頂吧。」山神建議。 他們肩併著肩,走了好幾夜……應該說是好幾天,不過現在白天黑夜已經分不清楚了,所 以就不區分了。 他們聊到一半,其中一個人會先消失,另外一個人就曉得,重生時間到了。 幾秒後,另外一個人消失。 幾分鐘後,通常不會超過十分鐘,他們就會再度重逢。 繼續上一個話題。 說也奇怪,好幾百萬年前沒有話題的兩人,如今卻有聊不完的話題。 最後,他們總算牽起彼此的手。 「這感覺真怪,每次你碰到我,都是要把我擒抱下山。」山女開玩笑地說。 「我倒覺得挺好的。」山神對著山女一笑。 山神做了假動作,假裝要帶著山女一起向山下撲去,但山女稍微抬了身子,給了山神一個 後橋背摔。 啪! 「好歹我也被你摔了好幾百年,我跟黑熊練習過好幾次了。」 「對不起啦,對不起啦!」山神不斷拍擊地面,示意投降。 可是,故事總要結束,幸福快樂的結局,也總是只在童話故事中發生。 過了十幾次的「重生時」,巨大的黑影也就在眼前,他們兩個都知道,地球與另外一個星 體即將撞擊,世界將會毀滅。 而他們是否還會重生,沒人曉得。 不過,他們始終沒有開口討論,這是一個兩人都避談的話題。 只是,似乎迫在眉睫了。 山神牽著山女的手,走到了熟悉的懸崖邊。 「我們一起走吧。」山神這麼說。 「什麼?」山女似乎不理解。 「最後我想跟妳說……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我……我應該是喜歡上妳了。」 「我可是認識你很久……很久了呢。」山女接著吻了吻山神。 「走吧。」山神抬頭望了黑影,如今已經在眼前了,大地正在搖動,周圍也不斷噴發不明 氣體,地球即將毀滅。 「希望我們來生還會相見。」山神說。 「如果還有來生。」山女說。 他們擁抱著彼此,往山下跳去,又是那個熟悉的聲音。 咻咻啪啪啪咚咚咚 * 2。 不過,這是最後一次了。 山女,她終於從愛的牢籠中解脫。 (算嗎?) 後記: 我反覆看了《愛的牢籠》好幾次,便替它想了個結局。 這個故事應該比較正常了,也跟七夕比較有關係了(有嗎? 然後,山神的名字真的是來自於奇幻小說界被讀者戲稱「山神」的Brandon Sanderson(代表作《迷霧之子》),故事中山神身為人類的妻子,正是借用了真實世界中Brandon Sanderson的妻子Emily Sanderson之名。 妻來山的由來也是奇萊山,因為剛好最近有新聞所以我就拿來用了。 山神的飛撲,同樣靈感來自於林哲瑄。 這篇續集,有點在跟前一篇對仗,然後明顯比較認真,畢竟是七夕活動嘛~ 雖然同樣只花一個小時寫,但因為明天要早起,有空補充可能要一陣子了,稍微有點草率 ,可能會在未來的編修增添劇情,不過,誰知道呢。 有可能犯懶去做正事寫稿了也不一定。 然後,不會有續集啦(畢竟世界都毀滅了,難道要寫外星人科幻故事嗎 --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大灶,將自己的狗屁都丟進去燒 http://maktubyu.pixnet.net/blog 關於寫作的事情還是搞一個討厭的粉絲專頁好了 https://www.facebook.com/maktubyuw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71.212.13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59804788.A.C66.html
ALENDA: 推 謝謝有趣溫柔的故事 08/07 01:20
這篇確實很溫柔~
robbie2010: 推一個,看到你的文章,突然想起以前marvel版我很喜歡 08/07 01:23
robbie2010: 的文章,推薦給你看 08/07 01:23
robbie2010: #1IrqvlSp (marvel) 08/07 01:23
你這篇我有印象呢!當時也是印象深刻!
comegetme: 噢!好浪漫的結局~ 我差點忘了我在媽佛版 08/07 01:27
畢竟是七夕嘛~
wooin16: 這篇也太可愛| 08/07 01:35
哈哈哈哈!山女其實人不錯吧~
shnshn: 推 好棒的故事 08/07 01:55
感謝推推,我也覺得很滿意!
ryurain: 看到林哲瑄我立馬大笑 08/07 02:48
釣蝦哭哭@@
wigping: 很有趣的故事 08/07 02:51
希望你有笑哈哈
CraziPhone: 推爆 08/07 03:31
感謝爆!
timtams: 好好看 眼角有點濕 08/07 08:54
可惡,流目油嗎?
worthylife: 推 08/07 09:23
感謝推
u307026: 山母讓我大笑了~~~ 08/07 10:22
這果然是一篇很洋派的文章呢,Sam都出現惹
fatcung: 順便偷臭那個說要嫁卻又不嫁的,我覺得可以XD 08/07 12:57
快點嫁! 對了,他不嫁、你未娶,有沒有考慮討個蝴蝶夢回家? -- 2021.08.06 1500 總算回家了,新增補了一小段劇情,主要關於山德森的回憶以及山母的小故事。 但先讀過舊版的,不影響劇情。 (換言之就是廢話啦) -- 然後山神跟山女,我在寫《愛的牢籠》時,其實有想到前傳,也就是他們同為人類時的因緣(該篇前幾句就有埋梗了),不過,山神宇宙再寫下去就要變成長篇了加上前傳劇情目前光用想的不太marvel,所以就算了。 不過架構裡面,他們前一世確實是有因緣的。所以才會一同在妻來山重生。
IBERIC: 推 08/07 15:19
感謝推
sonny044: 喜歡這個世界末日最後在一起的劇情 溫馨帶點感傷 也很 08/07 15:19
sonny044: 浪漫 08/07 15:19
這就是所謂的愛你一萬年吧(透漏年齡
sillay: 好鬧XD 08/08 00:59
莫名其妙變成科幻+馬佛惹
angelicmiss: 有趣推~ 08/08 09:45
趣味的七夕小故事。
greywagtail: 竟然一起到了世界末日,真特別 08/08 12:41
想不到吧,時間維度會一躍、跳到世紀末日也就是幾億年後。
Eeeij: 推推好浪漫~看到山女跟黑熊練習摔角我大笑 08/08 16:23
Practice makes perfect,熊大也是很義氣像挺。 畢竟熊大在前一回中,牠似乎不喜歡山神,或許註定留守妻來山的,就應該是山女。 或者說山姆,Sam。 (這又是誰啦)
iownthelight: 笑瘋 08/08 16:39
不錯齁哈哈哈
yjeu: 好可愛的故事 08/09 20:13
追根究柢就是惡搞了許多時是跟舊聞罷了XDD
PTMY: 好喜歡你的文筆 有趣好閱讀 很像聽真人說故事一樣 08/16 07:35
謝謝你喜歡,可惜板上比較值得追的《我不是怪物》系列有部分遭移除了,閱讀起來可能會有斷裂感。 或許有機會寫短篇再上來分享~ ※ 編輯: maktubyu (111.71.213.143 臺灣), 08/16/2022 20:36:28
ZORO0: 補推 08/31 12:39